手机版
当前位置:复兴军事网 > 历史军事 > 贺龙被打倒去世后,毛主席晚年罕见说了5个字

贺龙被打倒去世后,毛主席晚年罕见说了5个字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03 17:23:51 人气:5 栏目:历史军事

本文摘自《中国元帅贺龙》,水工著,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

贺龙去世以后,薛明在西山孤灯相对,形影孓立,痛不欲生。

一天,突然来了一些人,把她押送上了火车。她知道,贺龙死了,该向她下手了。可是,要送她到哪里去呢?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来到了贵州贵阳机场附近一个小山沟里,一个班的空军士兵,把她作为重要犯人监禁起来。她不明白,怎么看押的战士换了空军了?是谁在对我下毒手?

是谁?是叶群。

贺龙去世以后,她给吴法宪打电话说:“贺龙死了,还有薛明。她也不是好人,你们要把她送得远远的。”

吴法宪唯命是从,向叶群表示,此事由他亲自去办。

叶群交待说:“一不能让她死了,二不能让她逃掉,三不能让她胡说八道。”

他们害怕真理,害怕人民知道元帅之死的真相

于是,薛明被转移到了吴法宪手上,送到了这个叫做磊庄的小村子里。在这里,对她看得很紧,无论是劳动、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人轮流看守。他们要薛明下田劳动,却不安排在附近的农村,而是让她到较远的菜田里去干活,每天薛明要来回步行二十多里。这不是在故意折磨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吗?

1971年5月17日,也就是贺龙逝世两年以后,专案组写出了一份《贺龙罪行的审查报告》。这份报告把贺龙定为“党内军内通敌分子”,“篡军反党分子”,提出:“开除军籍、党籍,并在一定范围内公布其罪行,肃清流毒和影响”。

然而,中共中央九届二中全会以后,形势发生了变化。林彪集团和“四人帮”的斗争加剧,中共中央没有讨论这个报告,被搁置了起来。

1971年,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薛明感到一阵喜悦。林彪死了,叶群死了,她的命运也许会出现转机。哪知,事与愿违,一切依旧。他们常常借口“紧急战备”,等薛明睡到半夜,把她叫醒,让她打上背包,在狭小的房间里跑步,直跑得薛明气喘嘘嘘,步履踉跄。

但是,薛明记得贺龙的话:“好好活下去”。她带着贺龙同志自己卷制的、没有来得及抽掉的纸烟,带着立女那封给他们夫妇带来温暖的信,顽强地忍受着。

1971年9月,林彪摔死之后,周恩来便四处查询薛明的下落,终于,他知道了薛明现在贵州。他马上派齐英武、徐心坦两位同志飞往贵州,接薛明回北京。当他们来到磊在,找到薛明的时候,见到的是一个满头白发、身体虚弱,连路都走不太动的老太太。

本来,他们已经联系好,请薛明乘飞机回京,因为,周恩来正心焦地等待着她的归来。可是,这样虚弱的身体,怎么能坐飞机呢?不得已,只好在火车上晃荡几天了。

薛明多高兴啊!她终于能重见天回了。

回到北京,周恩来便把她安排在西城二里沟新疆办事处住了下来,并委托国务院科教组照管她。特别使她高兴的是,失散了五年,音讯不通的孩子又被送到了她的身边。薛明泪水满眶。

孩子们一个个小小年纪竟受了那么多罪,做母亲的能不痛心吗?此番劫后余生,她恍若梦中,亦真亦幻,高兴之中,又想起了贺龙。老天爷太不公道了,为什么不让他看到林彪集团覆灭呢!

然而,阴云还没有离她而去。

没过几天,身居国务院科教组副组长的迟群,突然来到了新疆办事处。“她找薛明谈话说:“你回来了,好嘛!贺龙的问题不谈了,我不感兴趣,说说你自己吧!主要是说说你和叶群的关系。你们是什么关系?”

要追查她和叶群的关系,真是天大的玩笑。迟群是江青的人。薛明知道,自己又落入了这位“女皇”的监视之中了。不久,迟群派来了两名女护士。迟群说:“薛明,你身体不好,让她们两个来照顾你。”但是,经历了那么多危难的薛明,怎么能轻易地相信呢!

果不然,其中有一个女护士,她叫张法妮,是位好姑娘。在没有人的时候,她告诉薛明说:“给我们的任务实际上是监视你,叫我们和迟群配合好,让你交待和叶群的关系,但是,我相信你是个好人。”

薛明感激她的正直,同她紧紧握了握手。

毛泽东作为领袖犯过错误,但是,他不愧是一位伟大的革命者。在清理林彪集团罪行材料的过程中,毛泽东逐渐了解到贺龙问题的真相,对自己有所反思。1973年2月底,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对张春桥说:

“我看贺龙没有问题,策反他的人,贺龙把他杀了。”

他作自我批评说:“我有缺点,听一面之辞。”

然而,这个自称“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张春桥,却对“最高指示”密而不宣,不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传达,更谈不上着手为贺龙平反了。

12月21日,在调动八大军区司令员职务时,毛泽东在中央军委常委扩大会上讲话的时候,说:

“我看贺龙搞错了,我要负责呢!”“当时,我对他讲,你呢,不同,你是一个方面军的旗帜,要保护你。总理也保护你呢!”“要翻案呢,不然少了贺龙不好呢!”

毛泽东再一次作了自我批评,他说:“都是林彪搞的。我听了林彪一面之辞,所以,我犯了错误。”

到了1974年9月4日,毛泽东又催问了这件事。他在一次谈话中问道:

“贺龙恢复名誉搞好了没有?不要核对材料了。”

在毛泽东频频过问之下,中共中央于1974年9月29日发出了一份中共中央25号文件《关于贺龙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这份通知,在概略叙述了“贺龙专案”一直为“林彪、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等人所把持”的情况后,说:

“一、所谓‘通敌’问题,完全是颠倒历史、蓄意陷害。事实是:1933年12月蒋介石曾派反动政客熊贡卿‘游说’贺龙同志,企图‘收编’。贺龙同志发觉后,报告了湘鄂西中央分局,经分局决定,将熊贡卿处决,并于1934年3月17日,将此事经过报告了中央。

二、所谓‘图谋篡夺军权’和支持军队一些单位的人‘篡夺军权’的问题,经过调查,并无此事。三、关于所谓贺龙同志搞‘二月兵变’的问题,纯系讹传。”

但是,这个“通知”是留有尾巴的,平反是不彻底的。可举两点为证:

一、通知特地写个“中央当时认为,把贺龙同志的问题搞清楚也是必要的。”这实际上是说,对贺龙的非法审查和拘禁是合法的。

二、通知说,贺龙是“病故”。这是将残酷迫害而死的事实真相隐瞒了起来。

1975年,在贺龙逝世六周年的时候,在八宝山公墓举行了“贺龙同志骨灰安放仪式”。病中的周恩来闻讯特地赶来,泪如雨下。许多人在休息室外面,清楚地听到了周恩来和薛明的哭声。

薛明这样叙述说:“事先,我不知道总理会亲自来参加。突然,休息室门外,传来了总理的声音,他大声叫我:‘薛明,薛明啊!’门被推开了,周总理走进来,我连忙迎上去,扑在总理的怀里。

总理抚着我的肩膀,声音颤抖地说:‘薛明,我没有保住他啊!’说完,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我望着总理那被疾病折磨得消瘦的脸颊,感动得只说了一声:‘总理。感谢你对我们全家的关怀……’

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这时,晓明走进来,说:‘周伯伯,你要保重身体呀!’总理缓缓地说道:‘我的时间也不长了!’顿时,整个休息室里的人都失声痛哭起来。”

周恩来在哀乐声中,来到贺龙的遗像前,深深地三鞠躬。他的内心此时此地怎么样,笔者无从得知,但从他对薛明说:“我没有保住他啊”这句话来看,这位伟大的革命家可能为自己不能保护贺龙而有所抱槐吧?

周恩来即席发表了讲话,对贺龙的一生作出了他自己的评价。他说:

“贺龙同志是一个好同志。在毛主席、党中央领导下,几十年来为党、为人民的革命事业曾作出重大贡献。他的一生,无论在战争年代,或全国解放以后,他忠于党、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忠于社会主义事业。”

这是周恩来生前留下的他对贺龙的看法。如果,贺龙地下有知,将会含笑感激他这位伟大的战友的。

与周恩来相反,江青他们却是另一种态度。事过不久,江青竟把经中共中央批准的贺龙骨灰安放仪式,说成是“右倾翻案风的典型”,是用死人压活人,并且开始收集与贺龙一起工作过、现在正在工作岗位上的老同志的“材料”。江青想把已经技正了的历来再颠倒过来,以此作为攻击周恩来和邓小平的“子弹"。

但是,历史在它的运动中。会曲折,却不会倒退。

1976年来临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相继去世。中国共产党彻底粉碎了王、张、江、姚“四人帮”,结束了带给中国人民深重灾难的十年动乱。

1978年12月18日,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标志着一个新时代即将来临。在此之前。中共中央军委决定,查证贺龙死亡的原因。据此,有关部门组成了一个联合调查组,进行深入调查。

经过一年多的工作,1980年3月24日,写出了《关于贺龙被迫害致死的情况报告》。报告列举了大量事实证据,明确指出:“贺龙同志完全是被林彪、康生、江青一伙残酷迫害致死的。”

他们“直接操纵和控制专案组”,对贺龙“在精神上肆意摧残折磨,生活上虐待,医疗上阻制、拖延和反治疗,使贺龙同志的糖尿病发展、恶化成酸中毒引起一系列共发症,含冤而死。”

中央军委和中央保健委员会还组织首都各大医院的著名专家对贺龙的死因作了科学的分析。现将这些专家签署的《对贺龙同志医疗经过的意见》的结论部分抄录如下:

“一、贺龙同志的糖尿病本来是轻的、稳定的,这种病在正情况下愈后良好。1967年一1968年的情况进一步证明,即使存在其他不利因素,只要有一般的药物和饮食条件,病情仍能保持平稳。

二、贺龙同志的病情恶化是从1969年初开始的。这种恶化具有明显的诱因,主要是失去了充分的药物治疗和必要的饮食治疗,精神折磨也有重要关系。没有这个量变的基础,不致引起最后酮症酸中毒的发生。

三、酮症酸中毒虽然是糖尿病的严重并发症,但在通常情况下,只要有恰当和及时的医疗措施,愈后仍属良好。但是,在贺龙同志的酮症酸中毒治疗过程中,在某些方面存在着与一般治疗原则相反的、有重大错误的治疗措施,以至不但起不了治疗作用,反而促使病情一步步趋于严重,直至造成死亡。”

这两个报告,推翻了1974年25号文件的“病故”之说,并被中共中央所批准,从此,贺龙被迫害致死的事实才得以确认。

又过了两年,1982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终于发出了《关于为贺龙同志彻底平反的决定》。这个决定指出:“贺龙同志被林彪、江青和康生一伙残酷迫害致死,是十年内乱期间发生的一起令人极为痛心的大冤案”。

“1969年6月8日,在贺龙同志病情恶化后,林彪、江青一伙不但不采取应有的抢救措施,致使贺龙同志于1969年6月9日含冤逝世。”《决定》撤消了1974年中共中央25号文件,”对林彪、江青和康生一伙强加给贺龙同志的一切诬陷不实之词,全部予以推倒。”

真不容易啊!从1973年2月,毛泽东说:“我看贺龙没有问题”,到1982年10月,中共中央发出彻底平反的决定,先后花了近十年的时间,经历了几多周折,这桩中国奇冤才终于大白于天下。

历史恢复了他的本来面目。

我们的贺龙元帅,经历人间的风风雨雨,走过世上的沟沟坎坎,但他并不为此而悔恨。他信念坚定,奋斗不息,直到生命划上了一个悲剧的句号。他是伟大的、崇高的。他的一生留给后人许多值得思考、值得探索的问题。人们是不会忘记这位元帅的,人们将在元帅的漫长经历中沉思。

(责编:孟向珑)

相关图文

精选历史军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