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复兴军事网 > 历史军事 > 日军中将被中国军队一炮炸成太监,太准了!

日军中将被中国军队一炮炸成太监,太准了!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01 15:44:07 人气:7 栏目:历史军事

日军中将被中国军队一炮炸成太监,太准了!

1944年6月初,日军第11军在占领长沙后,随即集中第116师团和第68师团向衡阳进攻。而中国军队由于之前长沙失守的过于迅速,在衡阳只有第10军一个不满员的军,兵力十分悬殊。日军第68师团虽然是丙种师团,但是在衡阳战役前经过特别加强,整个师团约有一万三千余人,而且在衡阳开战前专门为攻城和巷战训练了三个月。

佐久间为人

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是日本熊本县人,陆军士官学校第22期骑兵科毕业,之前曾任骑兵第4旅团长参加侵华战争。此次对衡阳的攻击,佐久间为人之前并不放在心上,认为投入一个大队的兵力即可轻松击溃中国守军。

6月26日,佐久间为人命令最先赶到衡阳城下的独立步兵第115大队不必等待后续部队,立即投入攻城,可是第115大队刚刚投入战斗,下辖的第二中队就在黄茶岭踩了地雷,几颗地雷随即把六名日军送上了天,一头雾水的日军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从哪里飞来几颗迫击炮弹在日军中炸开了花。一下子这个中队就死伤数十人。战斗还未开始就丧失了战斗力。

同时第115大队的其他中队也在丁家山附近纷纷受阻,攻击不畅的第115大队长桥本孝一少佐急忙向师团长求援。佐久间为人收到求援电报后大为恼怒,他认为一定是日军缺乏旺盛的攻击精神才导致部队在这里迟迟不能前进,随即佐久间为人要求师团战斗司令部前出至黄茶岭,师团投入五个大队越过黄茶岭,向黄茶岭以北的停兵山、丁家山高地发起总攻。

可是战况并没有像佐久间为人那样预想的发展,日军在夺取了丁家山附近的一个高地后再次陷入苦战,尤其是夜间中国军队反击极其犀利,日军在白天取得的那一点点进展到了晚上很快又被中国军队收复。

6月28日上午,佐久间为人起床吃完早饭后,眼看三天时间过去,日军居然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恼羞成怒,骑兵出身的他一贯讲究速战速决,一个小小的衡阳城居然这么难啃。他在作战地图前叫来了师团参谋长原田贞三郎大佐,对他说道:“目前已经投入了6个大队对衡阳发起攻击,作为先头的第115大队攻击一再受挫,这是皇军的耻辱!为了打开局面,并且挽回我们部队的名誉,我必须前往第一线督战!”

参谋长原田贞三郎暗叫不好,本来将师团指挥部放在黄茶岭已经是很靠前的位置了,中国军队的迫击炮弹时不时的就会在附近炸开。这个师团长居然还要前往更前面督战,但是参谋长又违拗不过这位趾高气扬的师团长,只能叫上另外一名参谋松浦觉少佐和几个卫兵,陪着师团长前往第115大队的阵地。

就在佐久间为人一肚子怒气前往日军前沿之时,在停兵山前线,日军第117大队正在同预备第10师第30团激烈血战,其中在停兵山南方无名高地的第七连官兵誓死奋战,用手榴弹和刺刀同攻上阵地的日军肉搏。

战至最后一个碉堡,官兵仅存四人,连长张德山抱着电话向预备第十师师长葛先才报告:“我连决心坚守至最后一人,与敌军战至最后一颗手榴弹”随即日军第117大队尖刀小队冲入碉堡,张连长引爆手榴弹同日军同归于尽,壮烈殉国。

佐久间为人根本不知道在第一线的中国军队是如何用血肉之躯阻挡日军的攻势,在前往丁家山的日军第115大队指挥所的一路上,佐久间为人一直骂骂咧咧,高声叫嚣如果在30日前还不能突破中国军队阵地,大队长必须亲自带头冲锋。

28日上午十时,佐久间为人一行来到丁家山高地顶部,当时第115大队指挥部在山腰部,佐久间要求大队长桥本孝一率人前来迎接,他对参谋长说:“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战场的制高点,正是可以将中国军队阵地一览无余的好机会,正好让桥本孝一来这里迎接我们,在这里开一个会!”

就在佐久间为人在这里指点江山的时候,对面枫树山阵地上的预备第10师迫击炮连的白天霖连长在前几日已经杀伤了大量日军后,正在用十倍望远镜向前做地毯式搜索。而佐久间为人在山顶的指手画脚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看到一股日军正在山顶指指点点,肯定是日军高级军官。白天霖果断作出决定,不用试射,直接以八门迫击炮对准山顶做两发急速效力射击。

就在白天霖作出决定的同时,第115大队长桥本孝一和副官有元俊夫大尉正好来到山顶,桥本少佐正在同佐久间为人中将握手,桥本刚刚开口:“师团长大驾光临……”话音未落只听一声呼啸,突然一发迫击炮弹在人群中炸开。

爆炸后的烟雾中,桥本孝一发现自己左手被弹片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自己的卫兵奥田已经倒在了地上,肠子流了一地。但是他顾不上这么多,大呼:“师团长阁下!您没有事情么!”只见刚刚还无比骄横的佐久间为人现在痛苦地倒在地上,双手捂着下腹,血从军裤中不停的渗出。而身旁的参谋们也都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桥本孝一赶紧呼叫身边没有负伤的士兵七手八脚的把师团长等人抬了下去。可惜由于没有试射,这次迫击炮齐射只有两发落在日军之中。

虽然这两发迫击炮弹只是炸死了一名日军小兵,但是当佐久间为人被搬到了野战医院后才发现,自己下腹被两块弹片击中,其中一块弹片不偏不斜,把他的两个睾丸全部削了下去。而师团参谋长原田贞三郎和松浦觉参谋也不同程度受了伤,师团的指挥完全陷入停顿。

没想到衡阳总攻刚刚开始三天,衡阳城没有拿下,自己倒是先被中国军队阉割了,佐久间为人气急败坏但是又无可奈何。这发由白天霖指挥射出的迫击炮弹,击伤了一名日军中将,一名日军大佐,两名日军少佐,还把不可一世的佐久间为人成功阉割。可以说是抗战史上最功勋卓著的迫击炮弹之一了。

但是这发迫击炮弹的功勋还不止于此,由于第68师团的松浦觉参谋负伤,不能继续履行职务,所以衡阳失守后,日军决定将松浦觉调回武汉后方,由本来在武汉的谷寿夫之子谷隼夫前来接任这一职务,而谷隼夫在赴任途中又被中国空军击毙。没有这发迫击炮弹也就没有谷隼夫的这次调职,这发迫击炮弹间接又相当于为击毙谷隼夫出了力。

随后的衡阳攻防战佐久间为人只能躺在病床中渡过,但是第68师团的噩梦才刚刚开始,整个衡阳战役中第68师团付出了一万余人减员的代价,佐久间为人侥幸未死,作为日军唯一一名“太监”中将活到了战后,而炸烂这位中将睾丸的迫击炮连长白天霖也活到了抗战胜利,并最后在台湾终老。

相关图文

精选历史军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