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复兴军事网 > 历史军事 > 美国人认为,这三个中国人最厉害!

美国人认为,这三个中国人最厉害!

作者:匿名 时间:2019-09-08 15:24:30 人气:3 栏目:历史军事

美国人认为,这三个中国人最厉害!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慢慢从二战的影响中解放出来,在经过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后,中国也在各个方面取得了让人骄傲的成就,尤其是经济军事领域突出,经济上现在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军事上陆续拥有了核潜艇航母、五代机歼-20,

这也让中国的军事实力变得越来越均衡。中国的进步世界有目共睹,而对于美国来说,中国对美国军事上威胁最大的不是核武器,而是这三位中国人。

第一位:杨伟。

他是中国飞行器设计和飞行器控制领域的顶级专家,是中国航空工业几天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的研究员,他曾在中考时仅差一分就考了满分,被破格批准参加了高考,随后考入了西北工业大学学习空气动力专业。

他先后担任了中国的五代战机歼-20等7款战斗机的总设计师,其中中国的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战机都留下了他的身影,为我国的航空领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战斗机是一种高度综合高度复杂的技术产品,虽然全世界几乎每个国家都有空军,都拥有多少不等的战斗机,直升机,但是大部分国家的空军都是外来品,所有零配件,全靠进口,即使简单如一个橡胶垫圈,原厂不卖,飞机就动不了,空军就得死,而且对于零配件的价格,客户完全没有干预权,说涨价就涨价,说拖期就拖期,让你直接没脾气。

从现代战争来说,空军已经是不折不扣的主力,对于战争胜负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英雄是空军,背锅侠也是空军,所以,即使自己不能造,也要尽量买最好的飞机,假如有战争威胁的话,比如沙特的F15,以色列的F15,F16战斗机。

外购战斗机就像点外卖,价格便宜点,交货快,就是不知道人家会不会吐口水

外购战斗机就像外卖一样,总是觉得味道差点,价格贵点,真心不如自己下厨炒菜,但是下厨炒菜,唯一好处是,质量可控,安全卫生,不足就是,时间长,难度大,对个人厨艺有比较严格的要求。

当然,最大的问题是,安全卫生,现在美国人卖飞机已经霸道到,后台维修系统不仅仅可以监控用户的一举一动,飞行路线,武器投放记录,最黑心的是直接可以让你的飞机死亡,发动机都启动不了,这就是F35,谁买谁知道。

所以,有追求的国家都努力自己研发战斗机,稍微差点没事,哪个厨师第一次下厨没有烧糊过?多糊几次就好了,这就是我国一直坚持自主研发战斗机的最大原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没有天生的波音,没有地长的达索,一切都在人为,努力坚持就好

我国战斗机研发,虽然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了,但是屡战屡败,东风104,东风107,东风113和大跃进一起变成耻辱史,这是从结果来看,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这是努力奋进的代价,输了也值得,当然,那时候年轻的设计师没人能想到,中国的战斗机要持续输40年!

拿到了米格21战斗机后,中国就开始魔改,这就是歼8战斗机,当然,还不止一次魔改,这就是歼8II战斗机,当然结果是,40年的时间内,飞机的主要结构,操纵性问题,一种拖着搞不定,尤其是加了空中加油管后,问题更严重。

原来客户都认为,一个加油的破管子,随便整整2-3年就行了,最终厂家花了N倍多的时间,终于搞定了!

空中加油成功,但是飞机被废了武功,高空高速没了,超音速机动性没了

带加油的歼8II战斗机,最大速度从2.2马赫暴跌到1.8马赫,原因是:超了就容易因为空中加油管造成右发动机停车,而且1.6马赫开加力飞行的时候,不能右拐,容易造成右发动机停车。

歼8家族屡战屡败,让空军别无他法,只好寻找备用方案,这就是成飞,宋文骢院士,这个憨厚实在的云南人,咬牙顶上,提出成飞可以做出一款先进的三代战斗机,指标和美国F16几乎持平,没人信,最终依靠宋老的努力,做到了没人不信。

按照传统套路,歼10加油管对操纵和速度毫无影响,应该可以单独给个大奖或者院士

歼10成功之后,让中国航空工业,一扫长跪40年的阴霾,也让客户看到了中国空军的希望,未来无限的可能,不再是推诿扯淡,天天要科研经费,坚持出垃圾让客户无条件买单的未来。

歼20的出现,让中国战斗机第一次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歼20的成功,就完全成功在于创新,歼10的成功也是依靠创新上位,但是歼20的成功有更多的全新内涵。

战斗机要成功,总设计师就必须成功。

最近歼20总师杨伟院士到西飞做演讲就着重提到了这一点,如何做一个成功的设计师?

1.首先要大胆承认自己的无知。

杨伟院士到西飞发言,第一件事情就是承认自己虽然也是做飞机的,但是长期以来一直做战斗机,对于大中型飞机知之甚少,这就是设计师的基本品质,承认自己无知并不可耻,最可耻的是,自己无知还胡乱发言胡乱指挥。

杨伟院士发言,很实在也有创意

2.努力学习

战斗机是一种高对抗产品,俗称航空界的拳击手,上台了,除了生就是死,没有第三条路线,所以需要设计师极其给力,所以,要加强学习,和战斗机有关的最新科技最新理论都要尽量尽快掌握。

歼20战斗机的设计和歼10战斗机不同,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理论来源,这就是美国空军传奇飞行员博伊德的OODA理论。

不过歼10采用的是第一版OODA1.0,强调能量机动性,追求飞机低翼载高推比,高能量转换特性,主要追求飞机的极致格斗性能。

60秒博伊德,发明的能量机动和OODA理论,成就了美国三代机和四代机,五代机

而歼20采用的是第二版的OODA2.0,这一版本的特色是,在飞机平台的能量机动性基础上加了信息机动性,主要目的是保证飞机是信息优势,做到提前发现目标,提前发射导弹,提前命中敌机,这三提前。

当然为了做到这三提前,飞机具备良好的隐身和超音速性能是根本,另外必须配合尖端的雷达航电和导弹系统,这就是歼20的特色。

当然第三版本的OODA3.0,在1.0机械化,2.0信息化的基础上加上智能化,在歼20大改或者下一代战斗机上我们就可以看到,让人充满了期待。

3.总师要带头学习,与时俱进,避免脱节落伍

长期以来,我国航空科研队伍出了一个一个很搞笑的现象。

这就是干活不当官,当官不干活。

从技术一线的优秀人才提拔上来做领导,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但是,一些领导就忘记了自己也需要与时俱进的抓紧学习,而是拈轻怕重,高高在上指挥别人,自己停止了学习,这就是瞎指挥,乱指挥,昏庸无能,团队失败的结果。

歼10和歼20的成功,最根本来源于宋老个人努力踏实作风打造的设计队伍

杨伟的看法,设计师不是高高在上指挥别人学习,而是自己和大家一起学习一起进步,没人是神仙,但是不加强学习,铁定是废物。

歼10的成功在于宋老,深夜办公室常亮的灯光,宋老一生中,白天上班,晚上抓紧时间学习外国先进航空技术资料。

歼20的成功在于宋老带路,杨伟努力拼命,OODA理论,民机的数字化设计技术,民间的VR虚拟设计,谷歌公司的人工智能AI等等最新科技,都努力学习,迅速普及,而且最近年大火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看到这个技术的前景,成飞就立马成立人工智能研究办公室,专人搞研发,快速出成果。

第二位:刘宝镛。

他是中国著名的导弹设计专家,他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世界闻名的东风快递东风-31洲际导弹就是他担任的总设计师。这款洲际导弹的出现不仅让中国的军事力量又上升了一个调节,还成为了美国最头疼的武器,因为东风快递,美国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拦截下来。

他原本的理想是当一名汽车制造工程师,高考时心愿未遂却成就了他的另一番职业生涯。

他是中国航天事业创建阶段的第一批参与者,设计出世界上“跑”得最快的运输工具——火箭。

“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几十年来和老同学老朋友都断绝了关系。”回首往事,他淡淡地笑着说,语调中却没有任何遗憾。

走出刘宝镛院士的办公室,脑海里顷刻浮现出一首耳熟能详的老歌:“啊祖国,我的祖国,我把满腔的赤诚献给你,愿你永远坚强永远蓬勃!”

刘宝镛,导弹总体设计专家。195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现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研究员。他是中国航天事业早期创建阶段的参加者之一,长期从事飞行力学和弹道导弹总体设计工作,参加了中国第一代液体近程导弹及第一代固体导弹的研制工作,历任航天部二院四部副主任、一院副总工程师、国家重点工程总设计师、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型号系列总师、全国战略导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等职。

他是中国航天事业的重要学科学术带头人之一,在担任国家某重点工程第一总设计师期间,大胆采用新技术,组织攻克了十三项重大关键技术,制定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技术管理措施。曾两次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并先后获得中国航天奖、全国劳动模范和中央国家机关优秀共产党员称号,200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像往常一样,76岁的刘宝镛院士准时出现在位于北京南苑一幢灰色大楼的办公室里。这座院落,是他工作了半个多世纪的单位所在地——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他熟悉这里的草草木木,脑海里印刻着这偌大的院子从一片荒芜拔地而成一座现代化科研机构的变迁历史。同样,这座院落也见证了刘宝镛从一个青年学生成长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拼搏奋斗历程,这段历程和人民共和国国防科技发展的历史息息相关,既带有艰辛与苦涩,又承载着无尚荣光。

红润的面容,利索的动作,敏捷的思维,爽朗的笑语……从哪里看,刘宝镛也不像76岁的老人,只有当记忆的闸门在沉思后打开,你才确信坐在对面娓娓而谈的是一位阅历丰富的、年逾古稀的长者。

走进校门,对钱学森的崇拜让他选择了力学研究

往事封尘已久,对学生时代的那段回忆让平时略显严肃的刘宝镛脸上洋溢出快乐。

1936年1月,刘宝镛出生在天津。这是一个人口简单的普通工人之家,在刘宝镛出生时家里已经有了一个正在牙牙学语的小女儿。一儿一女让刘家父母非常开心,他们日子过得虽然艰苦却节衣缩食供两个孩子读书。从小,刘宝镛和姐姐就在一个班里上课,姐弟俩的成绩也总是在班里名列前茅。

平津战役结束的时候,刘宝镛正在读初中,只有13岁的他脑海里开始朦朦胧胧策划起自己投身于新中国建设的构想。解放初期,中国的工业还十分落后,不要说火车、飞机,就连一辆自己生产的汽车也没有。

因此,“发展中国自己的汽车工业”成了家喻户晓的一句口号,当一个汽车制造工程师也成了少年刘宝镛的梦想。1954年,刘宝镛和姐姐同时高中毕业,满眼见到的报纸文牍处处传播着刚成立一年的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的消息。那时候能去造汽车是件非常了不得的事,姐弟俩没有任何犹豫,第一志愿都选择了清华大学的汽车制造专业。

发榜的日子到了,刘宝镛在清华大学的校名下左看右看也没找到自己的名字。姐姐被清华录取了,自己却榜上无名——当汽车制造工程师的梦想破灭了,这让刘宝镛不免有些沮丧。他完全忘记自己还报了其他志愿的事,以为自己没考上大学,一个人站在后面默不作声。

“你第二志愿填的是哪里?再去看看。”一个同学提醒他。

刘宝镛第二志愿填报的是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如梦方醒的他再次挤到榜前,终于在北京大学的校名下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说起这段往事,刘宝镛忍俊不禁。“给你们看一样东西”,他呵呵笑着说。

他站起身从书橱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抽出一份泛黄的旧报纸。哦,居然是一份1954年8月15日的《光明日报》,上面以一个整版篇幅密密麻麻地印着当年考上大学的学生名单,刘宝镛和他姐姐的名字赫然在目。

1956年以前,中国能够考上大学的人数是凤毛麟角,所以上榜考生都是通过报纸公示名单。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同时考出两名大学生,而且一个清华一个北大,这让刘宝镛的双亲喜笑颜开,而刘家出了两个高材生的事情也在邻居间一度传为佳话。

“现在回想起来北大给我的教育太重要了。”刘宝镛感慨地说。北大重视基础教育,而且当时任课的都是国内一流的大师级教授,这让18岁的刘宝镛受益匪浅。丁石孙教授的高等数学、周培源教授的理论力学等课程,不仅在刘宝镛脑海里留下深刻印象,而且为他以后几十年的科创之路打下了坚实基础。

刘宝镛上大二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对他后来的事业影响至深的事情。那年秋天,在日内瓦双边会议之后,被美国人扣留数年之久的著名空气动力学专家钱学森辗转回到祖国,这位爱国科学家立即成为许多青年学生心中的偶象。对钱学森的崇拜,使刘宝镛在大三分专业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力学;

继而,在流体力学、固体力学和一般应用力学三个更细的专业划分中,他依然选择了钱学森所研究的一般应用力学。听说钱学森要来北大讲力学课,刘宝镛兴奋极了,他想见钱学森更想听钱学森的课,钱学森和他所研究的那些理论对于他已经产生了强大的磁力。

然而想听钱学森课的人太多了,以刘宝镛一介普通学子的身份根本拿不到入场券。他想方设法用省下的助学金买到了影印版的《工程控制论》。从此,这本影印书就成了刘宝镛的宝贝,他读了不知道多少遍,直到今天还珍藏着。

四年大学生涯,给刘宝镛夯实了事业的基础。“我们那届招了200多个学生,后来出了七个院士。”刘宝镛不无骄傲地说。他说,正是因为基础课的底子好,在以后的创新科技中他和他的同学们才能够游刃有余。这七位同学院士虽然都是出自同一个大班,但是后来的研究方向却不尽相同——有人搞纯数学,有人搞计算机或者软件,还有的搞核工业、流体力学、微重力,而让刘宝镛牵挂半个多世纪的却是导弹。

走出校门,他成了钱学森手下的兵

虽然上大学时没能听成钱学森的课,但是大学毕业后刘宝镛却成了钱学森手下的兵。

1956年10月,钱学森受命组建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制机构,两年后,中国开始研制航天运载火箭。就在这一年,刘宝镛被分配到行内人称之为“老五院”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他成为我国航天事业早期创建阶段的参与者之一。

刚到老五院,刘宝镛别说没见过导弹,他甚至连导弹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被分配到第一设计部,在那里认识了一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年轻人——那个人就是后来被业内公认为“中国卫星之父”的孙家栋,当时身为组长的他在刘宝镛眼里就是一位“老”同志。

从来没有见过导弹的刘宝镛开始了他的导弹设计生涯。那时候,中国的导弹设计还在仿制阶段,翻译苏联提供的导弹资料成了必须闯过的第一关。由于大学期间打下了坚实的俄文底子,刘宝镛首先参与的就是资料翻译工作。“当时咱们是用农产品和苏联交换技术资料,苏联人为了充重量,有时候一大包‘资料’里只有上面一张纸带着点文字,剩下全是马粪纸。就这些文字东西还不全是真正的导弹资料,有时候是关于灯泡形状的,有时候是关于灯泡颜色的,甚至还有什么样马桶的……

这些东西我们全都要翻译过来,然后再淘汰。”刘宝镛回忆说。对于翻译,刘宝镛的任务不只是简单的语言转换,他还需要对相关的专业数据进行核准。正是在翻译的过程中,刘宝镛很快推算出偏差弹道计算公式及弹道计算有关内容,使仿制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苏联专家撤走后,刘宝镛担任了第一设计部专家遗留资料整理小组组长,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了遗留资料的翻译、整理和出版工作。1961年,仿制项目获得成功,年仅25岁的刘宝镛被授予“1059”工程师称号。

在老五院,见到钱学森对刘宝镛来说成为一件平常的事。那时候,钱学森经常到设计部来,也常给年轻人一些非常有意义的指导。刘宝镛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他向钱学森请教一个卫星轨道选择计算方面的问题,钱学森对他说:“你们一定要充分利用计算机,不要总是陷在对理论的追究上。”

钱学森的话对刘宝镛启发很大,从此他对计算机产生了深厚兴趣。最初,单位里只有一台老式晶体管计算机,刘宝镛逮住机会就在上面搞计算,一米米黑色纸带见证了他的刻苦勤奋与才智锐气。说来也许让很多人难以相信,直到1989年,身为航天部一院副总工程师的刘宝镛才独立拥有了一台386计算机,这使他在科研攻关上如虎添翼。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刘宝镛参加了我国第一个自行设计的液体型号导弹的全过程,他主要负责飞行力学工作。就是在这次任务中,刘宝镛首次提出了液体导弹的最大射程检验问题,研究出一种极为适用的检验方法,启开了导弹最大射程领域的检验之门。

1966年,为了研制中国首枚液体洲际导弹,新的总体设计研究室成立,30岁的刘宝镛成为弹道、气动、载荷工程组组长。随后几年,因为大形势的变化,刘宝镛去搞过“四清”,也被下放到齐齐哈尔的军垦农场劳动锻炼。中国第一颗卫星发射成功的时候,刘宝镛还在东北广袤的大地干着农活,听到收音机里那从太空传回的东方红乐曲声,他的眼眶湿润了,内心深处他为自己曾经为中国卫星起步所做的奉献而感到自豪。当年他想制造汽车的梦产生了极大飞跃,现在他的理想已经和中国的航天事业紧紧联在一起。

庆幸的是,刘宝镛被下放的时间不算太久,不到一年他又回到了自己所钟爱的科研岗位。刘宝镛如鱼得水,在没有任何国外资料可以借鉴的情况下,他带领工程组不断探索理论方法,不断进行试验验证,终于开辟了我国潜地导弹水下弹道设计技术的新途径。

时光在一年年流逝,刘宝镛身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从组长、室主任、全面主管设计工作的设计部副主任到型号副总设计师、研究院副总工程师,他的职业生涯一直都与导弹设计息息相关。

1985年,刘宝镛参与主持的固体潜地导弹和地地导弹的总体设计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他是名列获奖证书上的七位主要代表之一。获得了国家科技成果最高奖项的刘宝镛并没有因此而固步,次年他带头起草了发展我国第二代战略导弹的建议,在得到上级肯定后他被调任主持第二代战略武器的研制工作。从此,新一代战略导弹就一直牵制着刘宝镛的心。

整整13年,作为型号第一总设计师的刘宝镛花在技术攻关和研制第一线上的时间无法计数。13年来,哪里最困难他就指挥战斗在哪里,既倾听归纳一线研制人员的意见又精辟提出自己的见解,还直接参与重大关键性技术攻关。

13年来,在他的领导下,十三项重大关键技术的攻关得以圆满完成,新一代战略导弹采用的新技术超过80%,而且很多新技术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1999年10月1日,在建国五十周年的盛大庆典上,由刘宝镛主持设计的新型导弹出现在阅兵方队中,此举立刻在国际上引起极大震动。中国国防力量的增强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刘宝镛为新型号战略导弹定型和技术上的跨越式发展所做出的突出贡献令中国人因他而骄傲。

庆功会上,刘宝镛荣获国防科工委授予的“9910”工程一等功,继而他又获得中国航天奖、全国劳动模范、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等军队、科技和奉献方面的最高荣誉。2001年,刘宝镛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之后他被任命为该型号系列总设计师,同时兼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

四十余年光阴弹指一挥间,刘宝镛已经从一个不知导弹为何物的青年学生成长为中国第一流的导弹总体设计专家。

家里家外,一个男子汉坚实的臂膀

喜悦与悲伤和歉疚夹杂在一起,让刘宝镛的1999年过得极不寻常。

就在第二代战略武器胜利收官的日子,他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妻子却撒手人寰。极少有人知道,这些年,在刘宝镛身上承受着怎样的三层压力:项目中的科技攻关;国家要求的时间进度;再有,就是来自家庭的特别负担。

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刘宝镛的母亲和老祖母就与他一起生活。一家六口挤在一间房子里,老的老小的小,妻子身体又极为不好。刘宝镛成为这个家的主要劳动力,洗衣、做饭、都是他必不可少的的日常活动。家里住得实在太挤了,单位在另一幢筒子楼里给他调剂了一间房。

1976年大地震发生的时候,别的人家都往外跑,只有刘宝镛急急火火冲到母亲和儿子住的那幢楼里……沉重的家庭负担从来没有拖住刘宝镛攻克一道道技术难关的后腿。每天,干完杂七杂八的家务,他照例抱着一堆资料数据躲到角落里研究计算,万籁俱寂之时,小屋里那盏昏黄的台灯相伴他度过了一个个不眠的深夜。

送走了老祖母又送走了母亲,刘宝镛病弱的妻子终于倒下了。对于妻子,刘宝镛心中有着太多太多的歉疚:一个星期必须的两次透析成为维持她生命的重要途径,可是在妻子饱受病痛折磨的时候他却抽不出时间陪伴,只能常年雇着一辆人力小车拉妻子去医院。

每次把妻子扶到那辆简陋小车的座位上时,刘宝镛都既心痛又无奈,但他是一个重大项目的带头人,肩上担负着祖国交付的重大使命。一次又一次,他只能默默地目送妻子纤弱的身影渐渐远去。

上苍似乎特别能理解刘宝镛苦衷,妻子做完换肾手术后生命之火又顽强地燃烧了七年,直到刘宝镛主持的新一代战略武器迎来了成功曙光。荣誉到来的时刻,刘宝镛把相继获得的一个个奖章奖牌摆在妻子的遗像前,此刻他心里方能深刻体味到那两句脍炙人口的歌词:军功章呵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祖国昌盛有你的贡献,也有我的贡献……

庆功时刻,刘宝镛同样忘不了曾经的老领导两代一星元勋黄纬禄院士。共事多年,刘宝镛从这位前辈科学家身上学到了许多闪光的品质。他高度的工作责任心,他治学的严谨务实,他对下级同志的体贴入微,他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他平易近人的性格,都在刘宝镛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

刘宝镛还记得,有一次他们一起到南京出差,黄纬禄白天在现场一丝不苟,晚上又兴致勃勃地给大家变起魔术,他的多才与亲和,令刘宝镛至今忆起还钦佩不已。

作为中国航天事业的第一代开拓者,刘宝镛在培养航天事业接班人方面也颇有建树。他对年轻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一定要打好自身学科的基础,如果基础知识掌握不牢,很难会在以后的研究中取得成绩。“科学技术上的成就不能速成,必须靠扎实的工作和不断的积累”,这是刘宝镛几十年科研生涯中的最深刻体会。

“在航天领域,我们每一个人就相当于大海中的一滴水。千万个水滴融合在大海里,可以托起万吨巨轮,力量很大。但如果一颗水滴离开大海到了岸上,马上就会被晒干,一钱不值。”刘宝镛如是说。

“宇宙是无限的,中国的航天事业也是无限的,一定要在各方面打好基础。”刘宝镛院士用苍劲有力的大字写下他对中国航天未来发展的寄语。字里行间,倾诉着一个老科学家对祖国的无比赤诚,也蕴藏着他对年轻一代航天人的厚望。

第三位:戚发轫。

他是中国神舟飞船的总设计师,他在东方红一号、二号、三号等6款卫星的设计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中国我航天工程没有他的话就没有中国现在航天事业的成就,其中中国的首次载人航天神舟五号就是他亲自组织发射的。

戚发轫,中国工程院院士,神舟飞船首任总设计师,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技术顾问。曾参加中国第一发导弹、第一颗卫星、第一艘试验飞船和第一艘载人飞船的研制工作,历任“东方红一号”卫星行政负责人,“东方红二号”、“东方红三号”卫星总设计师,直至执掌设计神舟载人飞船的帅印。

作为中国航天事业从无到有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几十年来,他一刻也没有停止对自己的高标准和严要求,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为中国航天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现在戚老虽然已经83岁的高龄,但依然心系航天事业。

戚老前不久登上央视《开讲啦》舞台,为大家分享了自己年轻时的经历,以及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听了戚老的演讲,小C心里被震动了一下,一起来看看吧。

演讲者:戚发轫

长征七号让我国的航天事业上了一个台阶——以前我们的运载能力最大就是把八到十吨的飞船送到近地轨道,长征七号则把运载能力增加了50%,可送十四到十五吨,就可以为明年发射天舟一号货运飞船做准备。但是这个还不够,实际上送空间站上天还需要有更大的运载火箭,叫长征五号,是今年下半年年底发射。

此外,我们还要解决航天员的长期驻留问题:即航天员能够在空间站上工作要工作几个月甚至几年。为了完成这个任务,今年要发射天宫二号,还要发射神舟十一号,并且有两个航天员在天宫二号里要驻留三十天。除此之外还要解决补加任务的问题,所以就需要一个货运飞船把上吨重的货物送上去。明年要发射的天舟一号,能够把五吨货物送到天宫二号。

有了运载火箭,又能补给,又能长期居留,到2020年之前,从2018开始,我们就可以建立中国的空间站了,这会是世界上第三个空间站。第一个空间站是前苏联的和平号,目前太空中还有以美国等十六个国家的国际空间站,但是按照计划,它到2020年就到寿命了,现在正在计划继续验收。我们的是第三个,是完全中国自己做的。

习主席曾说,探索浩瀚的宇宙、发展航天事业是我们不懈追求的航天梦,是航天科学要去做的任务。它不是今天就能为老百姓的生活创造财富,但是对人类社会的进步有很大的作用,因此中国人不能不干。

今年是中国航天事业60周年,1956年我国成立了一个航天单位,叫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我1957年毕业后就分配到那里去了, 它今年60年,我在这里干了59年。那个时候我们刚刚建国,我们十几个人准备到前苏联的军事院校去学导弹。我当年还急急忙忙到大连解放军俄专去突击俄文。

过了两个月就接到通知,到了1958年,苏联不接受现役军人到军事院校学习,我们只能回来。但领导不死心,说你们都脱军装,通过高教部到莫斯科航空学院去学。于是我们都脱了军装,做好了西服,可是又接到通知,十几个人其他人能去,戚发轫不能去。

大家都知道,导弹专业非常综合。别人从事空气动力学、工艺、发动机、测试等都可以去,我搞总体,不让去。这对我刺激太大了。一切都准备好了,而且我还抓紧时间结了婚,却没去成。那么怎么办呢?领导说苏联专家还没有走,咱们跟苏联专家学吧。可是1959年协定被撕毁,所有专家都撤走了。

于是,我们决心自力更生。当时,搞导弹的虽然有很多人,但谁都没见过导弹是什么样子。只有我们的院长钱学森,他突破美国的阻挠,奋斗了五年才回到国家,他见过导弹,给我们上《导弹概论》课。从这时起,中国就开始搞了。当时确确实实没有经验,第一次发射失败了。

我在现场很受刺激,所以那个时候感到压力很大。后来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其中一条就是我们当年急于求成了。地面该做的试验没有创造条件去做,上天后问题暴露,所以失败了。

“失败是成功之母”,那次失败给我们这代人的教育太多了,所以我们搞“东方红一号”的时候要做试验。周总理曾问我说:“戚发轫,这‘东方红一号’上天的时候,东方红的乐曲会有人好好地唱吗,不会变调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第一次上天,我只能说:“总理请放心,凡是我想到的,地面能做的试验我都做过了,没有问题,但是没有上过天。”最后总理就批准我们去转场发射了。60年来,我们还是还得靠自己。如今,我国汽车上最好的发动机是进口的,船舶上最大的内燃机是进口的,甚至飞机上很多发动机也是进口的。

但是在航天领域,不管是导弹、火箭、飞船、卫星,上面的发动机全是自己的。虽然不是世界最好的,但是我们自己的。这是逼出来的,自力更生。

大伙都很关注神舟五号,也很怀念它,但是我更关注神舟一号,我也对它最有感情。因为神舟一号是从零开始的。1992年,国家立项要搞载人航天。那时候,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杀猪刀的,技术、军工那个时候不值钱,很多年轻人出国了、下海了。

在这个时候要组织一个队伍搞载人航天确实挺难的。张柏楠、尚志、杨宏,当年还有袁家军、张庆伟,那个时候他们没走,他们都是研究生,学历很高,但是没有经过磨练,没有失败过。而我是失败最多的人,姜还是老的辣嘛,所以就找我这样的人了。那个时候我59岁,对我来讲压力就更大。中央领导也很关注我们,说,只要回到中国就行,千万不要到海上去,也不要到国外去。

这样要求就减低了。结果确确实实回到中国,也不容易。经过大伙的努力,1999年神舟一号不仅回到中国了,而且离预定地点只有十公里,非常很不容易。所以我说我对神舟一号比对神舟五号还有感情。

我干了这么久没去过回收场,因为我岁数大了,年轻的同志说这太辛苦了,路也不好走,你就别去了。我说我一定得去看看,等到了神舟十号的时候,经过努力,把我带到神舟一号的落点,完成了我的这个愿望。

载人航天精神要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攻关,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我觉得应该这样理解:当国家有特殊需要的时候,我们就要有特种精神。当然我不希望每天都那么拼命,都那么去奉献,都那么去吃苦。

但是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人的一生总会遇到有特殊情况的时候。举个例子,2003年发射神舟五号,全国大协作要做一个飞船在地面做试验,检查以后要上天,要出访了。大伙都知道2003年什么情况——“非典”。

我们有上百人在干这个事儿,又是来自于上海、全国各地协作的。如果回去染上非典,我们这个队伍怎么办?我那个时候又是总指挥,又是总设计师,心想:特殊一下吧,从今天起,管吃管住,就是不准回家。挺残酷的,想一想不让你回家,年轻人家里有小孩有老人。就是这样干了一个多月,我们终于把神五送上天了。

所以说,一个事业也好,一个团队也好,一个人也好,在你的一生当中会遇到特殊情况,有特殊情况就得按照特殊办法。正是这种精神支撑着我们这个队伍,遇到再多困难都能克服。

中国的航天事业起步晚,但是我们发展快。到现在为止,中国发射了十艘飞船、十位航天员,一切都很顺利,可谓十全十美。不要怕输在起跑线上,起跑线是短跑起作用,而人生、事业是马拉松。很可能我们在起跑线上不那么完美,但是不要怕。

(责编:贾宇航)

相关图文

精选历史军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