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复兴军事网 > 历史军事 > 好色女贪官盘点:她们的劲头一点不亚于男人

好色女贪官盘点:她们的劲头一点不亚于男人

作者:匿名 时间:2019-08-11 04:36:28 人气:8 栏目:历史军事

好色女贪官盘点:她们的劲头一点不亚于男人

1、最霸气女贪官

 

尹冬桂被称为“风流市长”,她情人众多在她任职的湖北枣阳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尽管目前难以证实尹冬桂在任职期间和多少男性有染,但传言当中与她关系暧昧者是什么人都有,有官员,有商人,也有最低级的下属,反正这位被坊间评论是“长得一般,蛮黑,貌似没有男人缘”的年过半百徐娘对能上床的男性是来者不拒。并且十分霸气,从下面单位调了个帅气的小伙子来给她当司机,兼当随叫随到的“面首”……两年后,司机想成家了,便谈了个对象,尹竟大发其火,强令司机与恋人分手!就这样,她“霸占”此司机达6年之久。

2、最嘴硬的女贪官

 

重庆市涪陵区畜牧食品局原局长罗姝俐。她本是位平平常常的小学女教师,以一身美色做交易,花了至少20年终于“修炼”成处级干部。但短短几年,她就从处级干部跌落为阶下囚。一封举报信令罗姝俐栽倒了,很快查明她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款5万元,挪用公款40万元进行营利活动,收受建筑公司贿赂12万余元,还向上级行贿10万元现金。在当今年代的这点小数字,让罗姝俐自认为实在是小巫中的小巫,为此翻船一千个不服气,在面对反贪干警审讯时拒不承认自己有罪,满口都是“我是党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组织培养了我,不可能去干违法犯罪的事情。”此事传出来,网友们立马评论这罗姝俐真是充满了黑色幽默。此女的最终下场当然是认定有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并追缴违法所得。

 【提问】:若只以欲望来论,贪赃枉法是男人狠还是女人狠?

3、最会藏钱的女贪官

 

南京栖霞区原区长助理、迈皋桥街道原工委书记潘玉梅。她贪了近800万元人民币和50万美元,竟都以现金藏在家里。靠女色勾引有权势的男人是她的绝招,并还有心记下来,在其日记本上赫然写满有案可查的有染男人达数百人。靠这种勾引,让她曾一度被誉为能干仕族中的“希望之星”,她在街道基层担任领导职务摸爬滚打了10年,不能不说“劳苦功高”,以连连发功勾引招来一个个发财项目,使这个原本连工资都发不出的街道,经济总量一跃排到全市街镇前列,财税收入达5亿元。但正是这个“希望之星”破了南京处级贪官的贪赃纪录,办案人员在其父母家中搜出了潘玉梅放置的小山般的赃款,害得银行工作人员搬来点钞机累死累活地清点。

4、最粗暴女贪官

 

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她的贪额堪称巨大,已查清的涉案金额为2.532亿元,追回4240多万元,冻结7000多万元。在温州,杨秀珠的名字是家喻户晓,因为她从来没拿官场规则当回事。据媒体报道,杨秀珠身为温州市副市长时,因为开会迟到的小事,坐在桌子上骂规划局长“老娘到了你还敢迟到!”在拆迁中,面对“钉子户”,她穿着汗衫来破口大骂;在一桌吃饭,一言不合,她就团起餐巾纸往市委书记脸上扔……这种打破一切表面化文章的气势虽是其性格所致,但也不过是杨秀珠往上爬的一种手段。

靠着这种被认为是“有魄力”的“粗暴”,杨秀珠得到了提拔重用,官至副市长、副厅长。当然美色的诱惑也必不可少,她要是和某位来了性趣便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时间、地点立即就要办“嘿咻”之事(网传其情人超过3位数)。其贪污受贿案发后,杨秀珠竟能脚底抹油逃往国外,最终还是被成功引渡了回来。

 【提问】:若只以欲望来论,贪赃枉法是男人狠还是女人狠?

5、最疯狂女贪官

 

原大连市政府房地产开发办副主任(副局级)孔昊。此女敛财之巨已达世界级富豪,其肥得流油亲属已耗用巨资不惜一切代价将网络上的其影像痕迹一扫而光,令全世界的人肉高手都一筹莫展!不信你试试?能有所突破的话老天有奖。许多女子都是以色谋权、谋财,孔昊玩得、更花花,她不但和领导上床,还逼着不少房地产老板都和她上床,并还养了好多个基本是穷光蛋的小白脸(网曝其情人也超过3位数)。而且她还是个全大连很知名的**狂,其性GC时和一般女人不一样,就像疯狗似的又抓又咬,不见血腥不罢休,凡是和她上过床的都被咬得遍体鳞伤。只要和她上过床的领导就得乖乖听她的,她会不择手段地进行威胁。一个只有中学文化的粗野丫头能提拔到副局级,可以看出她的泼力实在不一般。

1999年孔昊提为副局级,2000年就为叛逃作准备,狂投巨资变成了加拿大经济移民,是一个身揣加拿大绿卡拼命在中国政府捞钱的叛国贪官。她在加拿大有多处别墅豪宅和名车,在大连的房子更是多得数不过来,其敛财的手段真是十分罕见且高效。最后还是这个“加籍华人”的身份救了她一命,考虑国际影像被判了个死缓(注:加拿大无死刑

6、最爱美女贪官

 

辽宁鞍山市国税局原局长刘光明。她已年过半百,可一眼看去,却恍似二十八九岁的姑娘,年轻漂亮,不过这都是整容的效果。为了美丽,刘光明前后花500万元去香港上海等地浑身上下整容,光臀部整形费就达50万元,被人们笑称为鞍山市“最美丽的屁股”。当然,这个“最美丽的屁股”也就成了刘光明升官发财的本钱,许多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她所驱使(网曝其情人竟达4位数),让她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从一名普通的税管员一路升到税务所副所长、所长、市国税税政科副科长、科长,最后坐上了正处级的鞍山国税局长的第一把交椅。至今也查不清刘光明贪污受贿的具体数字,但按税侦分局掌握的材料,刘光明把持下的辽宁鞍山国税局每年税收漏洞至少达8、9个亿,而且她仅整容费就能花出500万,想必其贪敛到的金钱总额少不了。

 【提问】:若只以欲望来论,贪赃枉法是男人狠还是女人狠?

7、最色女贪官

 

深圳市罗湖公(河蟹)安分局原局长安惠君。她“被双规,曾接受性贿赂”一事激起社会强烈反响,一时各种版本的传言在坊间广泛传播。侦查表明,安惠君在就任罗湖公(河蟹)安分局副局长、局长期间,大肆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为他人谋利。其实一身骚气的安惠君,她最喜欢接受的竟是男警员的“性贿赂”,靠权力诱惑和挤压等手段,勾引多名年轻力壮、英俊漂亮的小伙子下属弄上床来“颠鸾倒凤”,并令他们为自己效劳,然后给予职务上的回报。

8、最牛女贪官

 

辽宁抚顺市顺城区国土资源局原局长罗亚平,她有“五最”:级别最低、手段最恶劣、说话最雷人、态度最恶劣、贪污数额最大。她敛财涉案过亿,数额超过了曾经轰动全国的“慕马大案”,却在庭审时说“我不是贪污,是借钱。”更令人吃惊的是,罗亚平广拥情人的贪婪之欲也大得不得了,而且上下级“通吃”,将下属和领导都发展成了她的情人。罗亚平把一位小自己10岁的下属发展为“男小蜜”后,又拿出100万元让“男小蜜”去摆平妻子,以免后院起火。她“相中”一位区领导。于是将这位领导骗到宾馆,把5万元往领导怀里一塞,恬不知耻地说:“我看中你了,你得陪我一夜。”罗亚平甚至还包养了两个甚为粗壮凶猛的黑社会青年,需要时供自己轮流“享用”,遇有风吹草动就带在身边当保镖,其雷人之程度简直令人叹为观止。2011年11月9日,罗亚平在沈阳被依法执行死刑。

9、最爽快女贪官

 

原江苏省财政厅副厅长张美芳被双规后,调查组曾在其家中搜出各种银行卡、购物卡多达几十张,此外还有七套房产。她的个人生活亦比较复杂。据知情人士披露,她以谈对象为由,养小白脸。张美芳为争取立功,在被双规的当日即爽快招供,什么都说,案情波及面不仅牵涉到财政厅内部官员,还牵出江苏省内多个其它厅官。而在江苏省财政厅,不少相关官员终日惶惶。

10、最会跟高官上床的女贪官

 

原湖南省建工集团原副总经理(副厅级干部)蒋艳萍。她有着国有企业扭亏能手的光环,顶着全国三八红旗手之类的桂冠。但是,她爱财如命,不管是上百万的存单,还是数十万的现金,乃至几千元的物品,她都一概笑纳,连家人都说“钱就是她的命!”蒋艳萍有一句经典名言:“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她有着一对高耸的**,风骚无比,利用自身色相的优势,蒋艳萍竟能先后与140多名厅级以上领导干部发生性关系,助其从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仓库保管员摇身连变,飙升到副厅级,还贪得巨款,又享尽了男欢,可谓权、钱、色三位一体皆获丰收。

11、最爱公款美容女贪官

 

原北京朝阳区农委副主任董金亭被控贪污受贿近20万元,贪污的公款主要用于美容。董金亭与朝阳区原副区长刘希泉关系密切,刘希泉案发后,董金亭遭受“牵连”落马。董金亭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据说,董金亭私下自吹,其用于美容的费用为17万元,仅用于阴部整容,就花了8万元。

XLW

建国后首个被毙的女贪官:花一百万竟干这龌龊事

笔者看到网友的议论,对贪官判决死刑总是留有尾巴,缓刑二年。谁说贪官不死,只是未到极刑执行时。中国的巨贪,称之三最的妇贪官《检察日报》报导,辽宁女贪官罗亚平获死刑,涉案6千万创该省纪录。

2010年12月20日,备受关注的辽宁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案一审宣判,罗亚平因犯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沈阳市中级法院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庭用时15分,宣读完判决。罗亚平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当询问其是否上诉时,罗亚平表示要上诉。

沈阳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罗亚平在担任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负责人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涉嫌贪污、受贿3000余万元人民币,另有2800余万元人民币、69万余美元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涉案金额共计6000余万元。

涉案6000余万元,超过了震惊中外的“沈阳慕马大案”。罗亚平不仅刷新了辽宁官场贪腐犯罪涉案金额的纪录,而且她的案子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也就是后来民间传闻的辽宁“三最”女贪官。

复兴移动端评论功能霸道上线,戳我了解详情哟

最近判决的贪官死刑不少,但缓刑二年执行往往就死不了。而东北的罗亚平必死无疑了。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女贪官是死刑第一人。

罗亚平在抚顺市被冠以“土地奶奶”的称号,一方面出于她是抚顺市顺城区国土资源局女局长;另一方面是她行事一向强势,咄咄逼人,她敢公然顶撞领导,个性嚣张跋扈。

女贪官和所有贪官一样贪财好色,第一个倒在罗亚平石榴裙下的,就是她身边的下属、小她12岁的葛锋。深知钱权魔力的罗亚平,先提拔葛锋做自己的副手,然后再施以钱财,便不费吹灰之力地将葛锋发展成了自己的情人。为了与葛锋安心享受偷情生活,她一出手就是100万元,让他摆平家里的老婆。

初试便尝到甜头的罗亚平,并不满足于此。她还有更大的野心和追求。罗亚平把目标盯上了顺城区的一位主要领导。开始时,罗亚平时不时地送上钱物,一来是为自己寻求政治庇护,让自己的仕途更为宽广,二来通过钱财,试探发现了领导的弱点,从而把住了领导的“命脉”。

在一次次的交往中,区主要领导越陷越深,无法自拔。罗亚平见时机成熟,便主动出手。一天下班后,罗亚平走进这位领导的办公室,直言说道,“今晚,你跟我走,我让你发一笔小财。”

复兴网移动端评论功能霸道上线,戳我了解详情哟

贪官都有共性,以权谋财,获得金钱后,谋取更大的权力与权利。同时以权谋色。成也土地,亡也土地。尽管有前车之鉴,而后来者吸取教训的也不多,因土地是当前的紧俏商品,一批官员在此方面发财发迹,但也有因此而落马者。

据罗亚平的一位不愿具名的高中同学透露,1979年高中毕业后,罗没能考上大学,而是去了抚顺郊区政府城建科团委。罗亚平结婚较早,但在1984年离婚。彼时,她已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1987年,罗亚平开始在抚顺市顺城区国土部门从事土地审批工作。1992年,她再婚,这次的结婚对象是桂思本。

桂在当地颇有来头,曾于1988年至1992年间担任过顺城区国土局局长和人事局局长。这个文化不高,长的也不漂亮的女人[1]究竟靠什么发迹?总结起来,她有独特的三张通行证。第一张通行证是“赖”第一张通行证是“赖”。

罗亚平1979年高中毕业后,做了抚顺市郊区政府城建局团委的通讯员,为了前程,她使尽手段诱惑上级领导高士强,最后终于将他俘获。

1990年高士强升为局长,罗亚平开始上演夺夫大战。她到高士强和高妻各自的单位又哭又闹,直闹得两个局鸡飞狗跳、天翻地覆。有关领导出面做她的工作,她便拿出耍赖的看家本事,往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躺,号啕大哭。

哭够了,闹够了,她跳起身来放下狠话:“告诉你们,谁要是敢逼我,我就先杀了他全家再自杀!”最后,高士强夫妇双双投降,离婚了事。罗亚平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成了局长夫人,为日后升迁打下基础。第二张通行证是“黑”第二张通行证是“黑”。

由于罗亚平是局长夫人,加上胆子大,关键时刻能够黑下脸,会演撒泼耍赖的拿手好戏,单位有什么事摆不平,领导都让她出面。渐渐地,罗亚平成了顺城区的一名干将。从城建局一个普通科员到科长,再到土地经营管理中心副主任,罗亚平的仕途一帆风顺。

2002年,罗亚平兼任顺城区土地经营管理中心主任。作为掌管市政府所在地的黄金地段土地征用和审批大权的领导,罗亚平此刻的权力已经大得让人无法想象。当时抚顺市政府对土地出让金的管理存在着巨大的漏洞:这些巨额资金不但没有由财政部门收取,甚至没有进行有效的监管,这就使罗亚平将国有土地当成了自己的摇钱树。

刚开始,她让前来缴款的单位拿两张支票,一张她交给土地经管中心,一张她拿到银行兑换成现金装入自己的腰包。到后来,卖地得了钱,就完全凭罗亚平的心情了:高兴了,就分一部分交给土地经管中心;

不高兴了,就一分不剩地据为己有。罗亚平还打起了征地款和动迁补偿款的主意。她看中某处房产后,先用房主的名义制作假的动迁手续,骗来动迁款给房主,房子就成了她的。

但更多时候,她直接制作假的动迁手续来骗钱。第三张通行证是“色”第三张通行证是“色”。丑女人因为有权有钱,也能色诱男人。罗亚平在疯狂敛财的同时,竟把上级和下级男人都发展成了情人。罗亚平首先将目光瞄向了自己的下属,小她12岁的葛锋。

她首先提拔葛锋做自己的副手,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又将他发展成情人。为了与葛锋安心享受偷情生活,她一出手就是100万元,命令他把家里的事摆平,不要让老婆来闹。

此后,每逢出差开会、外出考察,她都让葛锋如影随形;在抚顺的时候,只要她需要,一个电话就把葛锋叫到酒店。罗亚平同时瞄上了区里的一个主要领导,一天下班,她走进这位领导的办公室,说:“今晚你跟我走,我让你发笔小财。”领导乐颠颠地跟罗亚平上了车。

谁知道罗亚平竟将车直接开到了一家酒店,带他进了一个豪华套间。看领导有些发蒙,罗亚平从包里掏出一个大信封,拍了拍说:"这是5万块钱,是我孝敬你的。但是,你要陪我一个晚上。"

此后,只要罗亚平高兴,就带着这位领导去“发小财”。这个领导也从来不扫她的兴。两个人配合默契,各取所需,各得其乐。

社会评价编辑罗亚平,这位号称“女文强”的野蛮女贪让中纪委也大开眼界,将其称为“三最女贪”,即“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的女贪官。许多上级领导都无法办到的事她出面就能强横摆平,她的贪腐数额超过了震惊中外的“沈阳慕马大案”。

她被称为抚顺“土地奶奶”、“野蛮女贪”,官居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这位女贪不仅赃款数额让人震惊,而且她的风流也让人咋舌。她上下级帅哥通吃,丝毫不比文强逊色。

她勾引上比她小十多岁的男下属后,为避免男下属妻子纠缠,居然狂甩100万大钞,让这个小情人招之则来,挥之则去,随时满足自己的淫欲。她看上男上司帅哥后,将其骗到宾馆,直接塞给其装有5万元的信封。当即哄得男上级宽衣解带,与其淫乐。

罗亚平先后换过三个丈夫,第一任丈夫与她维持了5年的婚姻,留下一个2岁多的女儿,两人是父母包办的婚姻,在外人看来他们当时的婚姻很美满;第二任丈夫是曾担任过顺城区国土局“一把手”的桂思本,认为她工作很热情,人也很聪明;

第三任丈夫是加拿大国籍华人,准备帮她移居加拿大,可惜为时已晚。为啥一个级别如此低的官员竟然可以贪腐到如此多的赃款呢?

首先,抚顺市领导两头受气的尴尬让这位文强式女贪官以其野蛮泼辣的工作作风受到上级赏识。其次,拆迁户表面强硬实质畏权怕官的愚昧让她的野蛮专横得以滋生蔓延。三、缺乏监督却又拥有相当丰厚的腐败资本的肥肉单位被她牢牢抓在手中。

四、极力拉拢上级保护伞和下级保险箱织起的官员防护网使她自以为贪腐安全可靠,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野蛮女贪在捞取到赃款后就立即开始寻找自己的上级保护伞。她的顶头上司同为女干部的江润黎在她的金钱诱惑下,变成了她的保护伞。

办案人员在搜查江润黎的家庭财产时查获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顺城区区长张家春也被她牵连进来。区长大人的私人印鉴和顺城区人民政府的公章竟然跑到了女贪官的办公室。

女巨贪当然不会忘记给自己的心腹好处,土地经营中心主任管飞、审批股股长于萍和报账员蒲关辉都成了她的下级保险箱。这样,女贪就苦心经营起来自家的官员防护网。

然而女贪官毕竟比文强棋高一着,她死不认罪,而且她组织的官员防护网使她能咬出一个又一个腐败同伙,这既可以确保其不死又吊足了人们的眼球,因为谁知下一个被她咬出的官员是谁?因此女文强案便拖了三年也没能结案……犯罪历程编辑前言:这位被称为“女文强”的野蛮女贪本事大罪行也大,让中纪委也大开眼界,将其称为

反贪漫画(5张)三最女贪,即“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的女贪官,并且被冠以“土地奶奶”的称呼。这位野蛮女贪比红楼梦中的王熙凤更泼辣,其蛮横风流比起文强来也是“巾帼不让须眉”,许多上级领导都无法办到的事她出面就能强横摆平,贪腐数额超过了震惊中外的“沈阳慕马大案”。

野蛮泼辣的作风抚顺市领导两头受气的尴尬让这位文强式女贪官以其野蛮泼辣的工作作风受到上级赏识,处于类似于红楼梦大观园里的王熙凤那样特殊的位置。

她的第二任丈夫桂思本说,罗亚平自1987年起一直在顺城区国土局做审批工作,至案发时已20年。罗亚平也曾想换工作,但在位的领导不同意,换新领导后又提出请求,但仍然被拒绝。为啥这个罗亚平在此地如此吃香呢?

抚顺市是全国闻名的产煤区,诸多中央直属企业、省部级直属企业占据了抚顺市的大半土地资源。对于这些级别比自己高的官员,抚顺市领导自然惹不起。这样,抚顺市领导只好把土地开发的目光投向了郊区-顺城区。

可是,东北老百姓民风彪悍,在拆迁上一个比一个强硬,让开发商和各级领导都不敢惹。然而自小生活在此地的罗亚平却以文强式的野蛮专横让这些让领导头痛的人都服了软。

这使得惹不起上级又不敢惹强硬拆迁户的领导对其十分倚重、十分赏识。以至于罗亚平敢于在比她级别高的这些领导面前口出狂言:“是我弄来的钱给你们开支的,你们都是我养活的,没有我来赚钱,你们只能去喝西北风。”

简直成了第二个王熙凤,比起文强来更出格。上级领导的愚昧拆迁户表面强硬实质畏权怕官的愚昧让她的野蛮专横得以滋生蔓延。顺城区地处城乡结合部,只有数量不多的低矮建筑,剩余的就是村落和农田。

如果认真深入耐心做工作,这里的拆迁工作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然而对于脱离群众的某些官员来说,这些困难可是大得很。面对强硬拆迁户时,野蛮女贪的文强式工作作风可谓恰逢其时。

中国长期的封建遗毒和农村地区的落后使得强硬拆迁户面对女官员专横泼辣的工作方式一个个败下阵来,没多要一分钱就乖乖搬走了。

这一下可给了女贪升官发财的政治资本。为了尽快开发这块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宝贝土地,原本掌控在省市领导手中的土地审批大权纷纷下放到顺城区。

一个“快”字引出了一大堆财务管理上的漏洞。在罗亚平第二任丈夫桂思本任职时,顺城区国土分局还没有权力直接经手钱,只具有审批大权。这样,无论国土分局经手多少钱,也只能眼看着金钱直接进入财政账户。

但到了后来有了下属的土地经营中心这个单位后,情况突变,这个单位可以随意收钱,随意退钱,长期下去,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经受不住诱惑。因此,罗亚平能贪那么多的钱,与其身处国土资源部门这个特殊领域并且财务管理混乱有极大关系。

作为一个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国家,我们的有关部门为何不对罗亚平这种不民主的野蛮专横的工作方式感到惭愧反而大加赏识呢?

为何在口头上不知说了多少遍加强制度建设却在实际上让制度长期以来漏洞百出?缺乏监督的腐败资本单位缺乏监督却又拥有相当丰厚的腐败资本的肥肉单位被她牢牢抓在手中。

顺城区土地经营中心就是被女贪官牢牢把握在手中的肥肉单位。这样的单位直属国土资源局但国土资源局又天高皇帝远管不到;身处顺城区却又是一家自负盈亏的事业单位,地方各级领导当然也不好插手。

可以说是一家无人监管的单位。然而这个单位却又是一个拥有丰厚腐败资本的单位。开发商和拆迁户的每一笔资金交易都需要经过这里。因此,女贪就可以既捞取开发商的银子又榨取拆迁户的好处。

正是在这个单位,罗亚平创造了她的贪腐神话。仅在2007年1月、3月、4月,罗亚平采用假补偿、多补偿方式,以他人名义骗取动迁补偿款和盗卖动迁房,贪污1700万余元人民币。

短短几年,她就以这样的方式贪腐6000万元。身为国土局长的罗亚平2007年便拥有多达22套的房产。这些房产都在抚顺市区,遍布华南花园、格林书香苑和银河湾等高档社区,光是房屋市值就接近上千万元,其中豪华装修和昂贵家电还未算在其内。

不知现在许多仍然买不起房的诸多朋友看了罗亚平如此贪婪地占用紧张的房屋资源后是啥感想?上下级领导的纵容及合谋极力拉拢上级保护伞和下级保险箱织起的官员防护网使她自以为贪腐安全可靠,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野蛮女贪在捞取到赃款后就立即开始寻找自己的上级保护伞。

她的顶头上司同为女干部的江润黎在她的金钱诱惑下,变成了她的保护伞。

办案人员在搜查江润黎的家庭财产时查获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顺城区区长张家春也被她牵连进来。区长大人的私人印鉴和顺城区人民政府的公章竟然跑到了女贪官的办公室。

女巨贪当然不会忘记给自己的心腹好处,土地经营中心主任管飞、审批股股长于萍和报账员蒲关辉都成了她的下级保险箱。这样,女贪就苦心经营起来自家的官员防护网。

经过一番苦心经营的女贪官越来越肆无忌惮,拆迁户和开发商通吃,终于逼反了拆迁户,也搜刮痛了开发商。拆迁户和她冲突时一刀捅透她的胃部,伤及肝部,差点要了她的命,而开发商的举报让她的贪腐闻名于中纪委。

对她调查的结果让中纪委都大开眼界。然而女贪官毕竟比文强棋高一着,她死不认罪,而且她组织的官员防护网使她能咬出一个又一个腐败同伙,这既可以确保其不死又吊足了人们的眼球,因为谁知下一个被她咬出的官员是谁?因此女文强案便拖了三年也没能结案……

“土地奶”房产名单抚顺幸福城小区3套住宅,5个车库;抚顺格林书香苑1套住宅、1个车库、1个门市;抚顺银河湾别墅1套;抚顺浑河花园1套住宅;抚顺新华街2套门市及住宅;抚顺华南花园1套住宅及车库……银河湾,是抚顺当地颇有名气的高档别墅区,位于抚顺市顺城区中心地带,紧邻浑河,罗亚平所购买的三层别墅位于小区临河最近的位置。

东窗事发编辑2006年,已经升任顺城区国土资源局局长的罗亚平,看到抚顺市委主要领导腐败案被查,感到大事不妙,开始移民申请,并将敛来的巨额钱财存到大连一家银行的保险箱里,准备找机会将钱转移到国外。但终于在2008年事发。

她身边的那些人也立刻做猢狲散:其丈夫高士强出逃;那个平日里经常和罗亚平出去“发小财”的领导喝农药、跳楼重伤被隔离;罗亚平的小情人葛锋,因涉嫌与罗亚平一起贪污受贿,被抓捕归案……

曾想外逃加拿大“她的前夫桂某本身从事房地产开发,她的犯罪和桂某有很大关系,她的钱很多都是给桂某做买卖。其后两人反目。出事后在顺城区很多开发商变得极为低调。”

一名抚顺商界人士介绍。在起诉书中,更是多处出现桂某的名字,桂某曾经缴纳的380万征地款也在转手之后,进入罗亚平的腰包。“手段多样,而且都是围绕征地款和动迁补偿。

比如说她看中了某处房子:先用房主的名义制作假的动迁手续,骗来动迁款给房主,房子就成了她的。

更多的时候,她是直接制作假的动迁手续骗钱。”一名律师在根据起诉书分析她的敛财手段后这样表示。而根据起诉书指控,案发前的2007年4月20日她还曾经想申请移民加拿大“潜逃境外”,2008年3月25日,她因涉案被逮捕。

“不是贪污,是借钱”?2009年1月20日上午9时30分,罗亚平被带上被告席。“我不是贪污,是借钱!”在庭审中,罗亚平否认了公诉机关对其的全部指控。

她用了大量的时间叙述顺城区的征地补偿政策,并对于打断她的叙述表示不满:“我现在脑子不好,被打断就想不起来下面要说啥。”“用假补偿都是开发商同意的,我不是骗,我用这种形式借钱。他们开发商有钱,我当时家里做买卖没钱,就管他们要点。”罗亚平表示。

而公诉人“借钱为什么用这么复杂的形式?”的问题,罗一直不肯直接回答。“既然是借钱,你有没有能力还钱?案发时还没还钱?”面对提问,“我不是有没有能力,我是非常有能力!”

罗回答,“没还钱是因为他的工程没完,钱在我手我能约束他。”一审判决编辑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贪污受贿一案,2010年12月20日日在沈阳市中级法院进行审判。

罗亚平贪污受贿数千万,另有3000多万元财产不能说明其来源,法院一审认定罗亚平犯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其所有财产。

法庭判决过程只有十五分钟左右,宣布判决词内容占据5分钟,审判长在宣读判决书时,罗亚平纹丝不动站在那里,从背影看不出任何多余的动作,旁听人告诉记者,罗亚平既没有插嘴询问,也没有打断法官提出异议,对审判长提到的涉案金额和案情更没有予以反驳,只是安静地听着。

当法官宣布其死刑时,罗依旧没有丝毫表现。审判长宣读完判决后问罗亚平是否听清判决、是否提出上诉时,她回答:“我听清楚了,但本人不服判决,我要提出上诉!”

执行死刑编辑2011年11月9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下达死刑执行命令,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受贿并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辽宁省抚顺市女贪官罗亚平9日在沈阳被依法执行死刑。

2001年6、7月和2005年4月,罗亚平利用担任抚顺市顺城区土地管理局副局长兼城东新区土地经营中心主任等职务,负责土地开发工作的职务便利,先后收受两家房地产公司的贿赂款共计30万元。

2004年7、8月至2007年6月间,罗亚平利用担任抚顺市顺城区发展计划局副局长、顺城区发展改革局副局长、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负责人、顺城分局局长的职务便利,采取虚假补偿、截留征地款不入账等手段,单独或伙同他人(均已判刑)贪污18起,侵吞、骗取征地款、动迁补偿款等款物共计3427万余元,其中罗亚平占有款物共计3239万余元。

此外,罗亚平尚有3255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2010年12月15日,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一年;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罗亚平不服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于2011年6月22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认为,罗亚平利用职务便利,侵吞、骗取公共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

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其家庭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本人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其行为已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罗亚平在贪污犯罪中与他人共同贪污,起组织、策划等主要作用,是主犯;且贪污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应依法严惩;其所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亦应依法惩处。

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并下达了执行死刑的命令。

另面人生编辑11月9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下达死刑执行命令,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被媒体称为“土地奶奶”疯狂敛财1亿多元的辽宁省抚顺市女贪官罗亚平,在沈阳市被执行死刑。这么一个小小的区土地局长,如何能敛得巨额钱财?她是怎样运用手中权力的呢?

除了经过司法程序查明的罗亚平的犯罪事实外,她在工作之余又有着怎样的人生呢?《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了解,试图从另一个侧面展示这个“土地奶奶”的另面人生。

性格专横霸道为所欲为在抚顺,熟悉罗亚平的人常用5个字形容她:很丑很疯狂。说她丑,是说她相貌丑陋而且极无修养,擅长使用撒泼耍赖手段。

说她疯狂是说她能毫无顾忌地贪污受贿,还肆无忌惮地抢夺他人丈夫,以重金将其顶头男上司收归己用,还在社会上包养年轻男子作自己的保镖。

1960年12月,罗亚平出生在抚顺市郊区的一个小镇上。因为其貌不扬,罗亚平从小就不愿和女孩子玩耍,而是整天跟着哥哥,同男孩子们混在一起。久而久之,罗亚平养成了胆大泼辣、专横霸道、为所欲为的性格。1979年高中毕业后,罗亚平没有考上大学。

很快,她与一个男人结了婚。等到她高中同学大学毕业回到抚顺,发现罗亚平已经成了一个怀抱着2岁孩子的弃妇,是抚顺郊区政府城建科团委的一名通讯员。罗亚平第一次让人感觉到疯狂而霸道是在1990年。

那年,30岁的罗亚平已经是顺城区城建局城建科科长,但家庭生活却并不美满。原来,短暂的婚姻只留给罗亚平一个女儿。

离婚后,因为相貌不佳又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儿,罗亚平的爱情与婚姻一直没有着落。多年孤苦无依的生活,使罗亚平强烈地渴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而心高气傲的她又不肯嫁给条件一般的人。

于是,她将目光瞄准了身边的优秀男人。时年38岁的孙思丁仪表堂堂、相貌英俊,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而且又是罗亚平的顶头上司,是那时罗亚平所接触的男性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

罗亚平疯狂地爱上了孙思丁。但是,孙思丁当时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其妻是区审计局的一名干部,性格温柔贤惠,两个儿子也都很优秀。

然而,一向专横霸道的罗亚平根本不把这些放在眼里,她看准了孙思丁骨子里的懦弱,便千方百计、使尽手段诱惑孙思丁,进而将他俘获,成为自己的情人。

两年后,孙思丁调任区人事局局长,罗亚平便开始逼婚。她到孙思丁所在的人事局、孙思丁妻子所在的审计局哭闹,使得孙思丁夫妻俩不能上班。有关领导出面做罗亚平的工作时,罗亚平就拿出撒泼耍赖的看家本事在办公室折腾,领导也对其也无可奈何。

这场争夫大战整整进行了两年,最后,孙思丁夫妇双双投降,离婚了事。孙思丁妻子净身出户,罗亚平带着孩子堂而皇之地入主孙家,与孙思丁的两个儿子及其父母生活在一起。

生性懦弱的孙思丁经过这场变故,自觉颜面尽失,无法面对组织和同事,只好称病在家休养,整天唉声叹气。罗亚平则对此不以为然,她对丈夫说:“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人事局长吗?

大不了咱不干了,我给你注册房地产开发公司,你下海,我当官,咱们一家两制,保证比以前过得好。”疯狂敛财自封政府功臣成功地将仰慕已久的优秀男人强夺到手,并将其打造成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每天与丈夫周旋在官场商场,使罗亚平感到无比幸福。

但是,这份强取豪夺得来的爱情很快让罗亚平尝到了苦涩。在这个关系错综复杂的家庭里,夫妻、婆媳、继母继子、继父继女、继子继女,每个人都互为对手,每天矛盾不断,争斗频发。

而孙思丁无论如何都不肯丢下父母和儿子与罗亚平单独生活。这一切都让罗亚平苦恼不已。情场再次失意,让罗亚平将心思和精力转向官场,她要以官场的得意和进步证明自己。

罗亚平胆大,关键时刻能够黑下脸,还能撒泼耍赖,单位有任何摆不平的事,领导就让她出面,保证马到成功,罗亚平渐渐成了顺城区的一名干将,从城建局一个小科长到土地经营管理中心副主任,罗亚平的仕途一帆风顺。

1997年,随着抚顺市政府搬迁到罗亚平所在的顺城区,该区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房地产和商业地产开发。

而罗亚平此时已经是该区的发展计划局副局长,是炙手可热的实权派人物,无论是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领导,还是众多的房地产商,都对她高看一眼,一些人还使出各种手段恭维她、巴结她,这让罗亚平自我感觉特别良好。

她不但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助丈夫和哥哥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拿到廉价的土地和利润丰厚的建筑项目,还买通那些对她仕途有帮助或者能带给她金钱利益的人。

此后,罗亚平的人生进入了权钱交易的恶性循环之中。2002年,罗亚平兼任该区土地经营管理中心主任。作为掌管市政府所在地黄金地段土地征用和审批大权的罗亚平,手中的权力大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程度。

而在当时,抚顺市政府对土地出让金的管理存在着巨大漏洞,一些出让国有土地的巨额资金,不但没有由财政部门收取,甚至缺乏有效的监管。

在这种情况下,罗亚平将国有土地当成了自己的摇钱树。刚开始,罗亚平让前来缴纳购买土地资金的单位拿两张支票,一张由她交给土地经管中心,一张她拿到银行兑换成现金,装入自己的腰包。

到后来,卖地得了钱,就完全凭罗亚平的心情了,高兴了就分一部分交给土地经管中心,不高兴了,就一分不剩地全部据为己有。据检察机关指控的第一项罪证,2004年7月,罗亚平的丈夫孙思丁投资开发抚顺市顺城区15号方块和14号方块土地建幼儿园,向顺城区土地经营管理中心缴纳380万元征地款,就被罗亚平全部据为己有。

而2005年4月和8月,她以假补偿的方式侵吞动迁补偿款、土地出让金等近500万元。虽然罗亚平将顺城区土地出让金大笔大笔地揣入自己的腰包,但她还因给顺城区带来了不小的经济效益,俨然成为顺城区的财神爷和大功臣。

她曾公开在顺城区政府大院宣称:“是我弄来的钱给你们开支的,是我养活着你们,没有我,你们都得去喝西北风。”对动迁户无怜悯之心罗亚平有一个心结,总觉得因为自己相貌不佳,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真正爱过自己。

当了局长的罗亚平已经不再满足于已显老态的孙思丁,她把目光瞄向了自己的属下——小自己12岁的钱勇,她首先提拔钱勇成为她的副手,然后将他发展成自己的情人。作为回报,罗亚平给了钱勇很多好处。她让钱勇作假票,贪污土地出让金,她会从几百万中抽出几十万甚至更多潇洒地甩给钱勇。

在她升任区国土资源局局长后,罗亚平力主让钱勇接班,成为了土地经营管理中心的主任。罗亚平收买男色可以一掷千金,领导和朋友有大事小情,她也大把撒钱,但是,对那些贫困的动迁户,她却没有丝毫怜悯之心。

罗亚平有个中学老师,年迈体弱,双目失明,生活贫困潦倒。2005年,这位老师住的120平方米的房子动迁,他想把自己的房子拆开,要两套各60平方米的回迁房,一套自己住,另一套出租以贴补生活。

听说自己的学生正管这事,老师就让人搀着找到了区政府,对罗亚平说了自己的想法,罗亚平满口答应说:“你回去吧,这点小事我给你办。”但是,等回迁房下来,老人却只有一套房子。

老人拄着拐棍找到罗亚平询问此事,罗亚平冷冷地说:“你不是住不起吗?那套房子没了。”可怜的老人哪里知道,他的那套房子被罗亚平转手出卖后,房款用来供她享乐了。

由于罗亚平胆大妄为,将许多本应该给动迁户的土地出让金收入私囊,引起了当地很多农民的不满。一些农民联合起来四处信访反映罗亚平的问题,有的农民甚至威胁要她的命。

为免遭报应和不测,罗亚平经朋友介绍,找了两个有黑道背景的青年,给他们买车买房并将他们包养起来。试图携巨款逃加拿大侵吞巨额钱财后,就可以用钱开路,买通领导。

2006年,罗亚平再次获得升迁,担任顺城区国土资源局局长。据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查明,2006年6月,罗亚平将顺城区土地经营管理中心欲支付给于彦秋、段志方的动迁补偿款375万元人民币据为己有;

2007年1月,她又采取多补偿的方式,以吕富春的名义,从土地经管中心骗取近300万元装入自己腰包;2007年3月,罗亚平将顺城区前甸红光园区开发建设办交给土地经管中心的800万元打入自己的账户……

沈阳市人民检察院对罗亚平的22项指控中,共涉及其贪污、受贿金额达近4000万元,尚有2875万元人民币和69.31万美元,罗亚平不能解释其来源。

2006年,抚顺市腐败窝案被查,牵出了一串贪官和行贿的开发商,这其中就包括一个叫李小红的女房地产商。李小红揭发了抚顺市原国土资源局女局长江天润,江又咬出了罗亚平。

其实,早在抚顺市腐败窝案被查的时候,罗亚平就预感大事不好。她首先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国外留学,之后,她一方面以更加疯狂的手段加紧敛财,一方面找关系申请办理移居加拿大。

为了能够尽早逃离,她委托在加拿大的朋友帮助介绍了一名加拿大籍华人,以20万美元的代价办理假结婚手续。听说罗亚平要移居国外,孙思丁觉得自己终于得以解脱。

所以,他很快与罗亚平办理了离婚手续。2006年年底的一天上午,一个被侵吞了土地补偿金的动迁户闯进了罗亚平的办公室,二话没说就掏出刀来,对准罗亚平连捅三刀。因抢救及时,罗亚平捡回了一条命。

而此时,状告罗亚平的群众开始围堵抚顺市的各有关部门,引起各方关注。罗亚平害怕自己不在时有人会趁火打劫,于是,伤口还没有彻底愈合她就上班了。

当有领导找她来了解情况时,罗亚平就当众掀起衣服,给领导看胸口的伤,致使谈话无法进行。凭着这种无赖手段,罗亚平成功地将那些试图来调查她的人拒之门外。

2007年4月20日,罗亚平移居加拿大的申请被加拿大有关部门受理。之后,罗亚平暗中盘算将这些年聚敛的巨额钱财转移到国外,这样就可以幸福地享乐一生了。但是,罗亚平没有等到这一天。

2007年7月16日,根据抚顺市原国土局局长江天润的交代,罗亚平贪占土地出让金和受贿的问题露出了冰山一角。抚顺市纪委对她采取了“双规”措施。罗亚平于2008年3月25日被刑事拘留,4月1日被执行逮捕。

2008年10月31日,沈阳市人民检察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她进行了起诉。2009年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对此案进行审理,先后开庭4次。

2010年12月15日,辽宁省沈阳市中级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罗亚平不服上诉,辽宁省高级法院依法开庭审理,于2011年6月22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沉思录疯狂的罗亚平不是一天炼成的。罗亚平的狂妄是基于城市土地财政这一不争的事实;

罗亚平的彪悍则来自于某些地方领导对强制拆迁的默许和支持;罗亚平将自己的人生与“土地财政”、“强制拆迁”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背后的关键词则是“失去监督的权力”。

国土资源部门是我国管理自然资源的重要职能部门,一定程度上掌握着房地产商的“经济命脉”、影响着老百姓的安居乐业,必须用一套行之有效的法规制度约束权力,特别是对“一把手”权力的约束,给权力这匹“野马”套上缰绳,用有效的制度去制约和限制公职人员的行为,令其不能、不愿、不敢铤而走险、用权力牟取私利。

(责编:贾宇航)

相关图文

精选历史军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