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复兴军事网 > 历史军事 > 汪东兴几年前病逝时 官方通告里都藏了什么?

汪东兴几年前病逝时 官方通告里都藏了什么?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5-05 21:26:23 人气:8 栏目:历史军事

 长期担任毛泽东警卫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顾委委员汪东兴病逝之后,新华社随后正式发布了汪东兴病逝的消息,官方通告称汪东兴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但值得注意的是,通稿仅称汪东兴“曾担任党的重要领导职务”,并未明确指出汪东兴曾任何职。据悉,汪东兴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8月21日5时2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官方通报多有隐讳?

中共官方通报称,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曾担任党的重要领导职务的汪东兴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8月21日5时2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值得注意的是,官方通告中并未明确指出汪东兴曾担任过什么“党的重要领导职务”。

汪东兴1916年生于江西,1932年入党,随后参加了红军,历经长征与抗日战争,从1947年开始一直担任毛泽东的警卫,曾随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转战陕北,负责警卫工作,并长期掌管负责中共高层警卫的8341部队。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汪东兴逐步受到重用。1965 年起,接替杨尚昆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并继续兼任中央警卫局党委第一书记、总参谋部警卫局局长,对领导人的起居、出行等负责,因此又被称为中南海大内总管,是毛泽东晚年最信任的人之一。在1969年4月召开的中共九届一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4年后,在中共十届一中全会上,晋升中央政治局委员。

1976年10月,汪东兴支持华国锋、叶剑英拘捕四人帮行动,是四人帮抓捕行动怀仁堂事变的决策人之一。当时,汪东兴以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局长的身份,率领8341部队具体实施了拘捕行动。 1977年8月,在粉碎“四人帮”之后,汪东兴担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成为继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之后党的4位副主席之一,位列中央权力核心第五位。

“文革”结束后,随着老干部逐渐恢复工作,汪东兴在对待文革和评价毛泽东等问题上,与复出的中共元老们发生激烈冲突。因此,在1978年12月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汪东兴受到邓小平、胡耀邦等多名老同志的点名批评,并被免去其兼任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党委书记,中央警卫局局长,8341部队政委,毛泽东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等职。

1980年2月,中共第十一届五中全会又批准他辞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的职务,后担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而这些党内领导职务,在官方的通告中都没有具体体现。

一生效忠毛泽东

长期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汪东兴,毛泽东对他的评价是“心细,但理论水平差、不喜欢动脑子”。汪东兴一生效忠毛泽东,“文革”期间,他始终站在毛泽东一边,对一些被整的高级干部,如叶剑英、邓小平、谭震林等人毫不留情面。毛泽东去世后,他又坚定的支持华国锋。从“文革”之后,汪东兴在对待文革和评价毛泽东等问题上,与复出的中共元老们发生激烈冲突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据媒体报道,即便已90多岁的汪东兴,每年到了毛泽东逝世的日子,都会去纪念堂献花、瞻仰,没有耽误过一次。他还利用空闲时间写回忆录,即《汪东兴日记》,此书成为研究党史上诸多重大问题的重要史料。据称,汪东兴对当下社会风气不满,据他的女儿汪延群转述,他觉得“时代是退步了”,人都“钻钱眼里了”。汪东兴前段时间还关注利比亚问题,他说:“帝国主义就是帝国主义,打人家国家还特别有理。”

汪延群说,汪东兴直接参与了粉碎“四人帮”的行动,但他对“四人帮”的定性持保留态度,还批评有的人“把‘文革’撇得那么清”。作为毛泽东时代的中办主任,汪东兴很在意社会对毛泽东的各种评价,却不在意自己的“凡是派”标签。

“他承认自己有‘两个凡是’的思想,但是他说第一我不是‘两个凡是’的创造者,我也没这水平,发明人死了,你现在把那时候开会的东西拿出来,会觉得特别好笑。”汪延群说,他们专门给汪东兴录音录像,以免“他百年以后有人说我们造谣”。

对于汪东兴的评价是众说纷纭,有褒有贬。但一生追随毛泽东是他身上特有的标签。有观点指出,但是从历史的进程来看,无论他是出于什么目的,也无论他之后如何顽固地坚持两个凡是的政策,如果当时没有汪东兴的协助与出力,中国的命运将是另一番模式。因此,也要在中国现代史上为汪东兴记上一笔,不能因汪的政治立场而忽略他在历史进程中的特殊贡献。

跟汪东兴同时下台的领导 谁的追悼会来的常委多

2015年8月27日,汪东兴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现场摆放着七位政治局常委送来的花圈。不过当晚的新闻联播,并未播放现场送别的场面。

当天新华社播发的消息说,“汪东兴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江泽民、胡锦涛等同志,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汪东兴同志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8月27日当天,也有高层前往八宝山向这位“曾担任党的重要领导职务的”老同志告别。

作为保卫毛泽东长达29年的人,汪东兴的遗体告别现场,来了毛泽东的后人——毛新宇,此外,还有其他一些“红后代”,包括周恩来侄女周秉德、华国锋儿子苏华和苏斌。此外,还有毛泽东警卫团成员及后代。

这位百岁老人与世界告别,独自远行。

他在1980年也有一次告别,那是告别高层政治舞台,与他几乎同时退出领导职务的,还有好几位。

那么,与汪东兴一起退出舞台的人逝世时,又是谁去为他们送别?

华国锋:

三届政治局常委基本到齐

华国锋无疑曾经出现在中国政治舞台显要的位置。

他曾在毛泽东的故乡湖南湘潭任职十多年,主持奠基韶山毛泽东陈列馆,并曾担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1971年,华国锋上调中央,后来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1973年他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并逐渐跻身权力核心,成为毛泽东的接班人。

毫无疑问,在粉碎“四人帮”之时,华国锋发挥过极为重要的作用。1977年的十一届一中全会选举华国锋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同是也是政治局常委之一。

后来,在改革开放大幕开启之际,华国锋又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1981年,他辞去中共中央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职务。

2008年华国锋去世,8月31日,时任中组部部长李源潮、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国务院秘书长马凯等前往北京医院接灵,胡锦涛、江泽民、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朱镕基、李瑞环、尉健行、李岚清、罗干等众多时任领导前来向遗体告别,除李鹏、吴官正、曾庆红外,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的政治局常委基本到齐。

陈锡联:

两名政治局常委前来送别

陈锡联是名有战功的上将,曾经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解放后曾经出任解放军炮兵司令员、沈阳军区司令员。

1973年12月,陈锡联出任北京军区司令员。1975年1月,在文革尾声之时,陈锡联升任中央军委常委、国务院副总理。1976年2月后的近一年时间里,身为政治局委员的他一度主持中央军委的工作。在形势对“老首长”邓小平不利的时候,陈锡联并没有站出来发声。1980年1月,陈锡联辞去一切领导职务,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

1999年6月21日,陈锡联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鹏、李岚清来到现场送别。此外,还有这样一些我们熟知的名字,比如张万年、谷牧、邓力群、黄华、阿沛·阿旺晋美以及后来成为政治局常委的吴邦国。

纪登奎:

华国锋和汪东兴均来到八宝山

纪登奎是一个年少得志的人,1951年,毛泽东就曾在专列上听时任许昌宣传部长的他汇报工作,这一次,纪登奎给毛泽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后,《人民日报》宣传许昌地区的宣传经验,就在当年,28岁的纪登奎成为许昌地委书记。

18年后的九大,毛泽东把纪登奎作为“老朋友”向全体代表介绍,并安排纪登奎在会上讲话,当时能在九大发言的,只有九人。此后,纪登奎先后成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委员。1980年,纪登奎辞去和被免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

8年之后,纪登奎去世,当时参加遗体告别的有时任政治局常委乔石,时任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时任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秦基伟,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习仲勋、倪志福等。而华国锋和汪东兴也来到了现场。

吴德:

公开报道中未见领导人送别

吴德参加过延安整风,建国后,历任燃料工业部副部长、天津市市长、吉林省委第一书记。1966年,在这关键的历史时刻,吴德由东北来到北京,出任北京市代市长、华北局书记处书记,其后又担任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主任等职。1972年5月,吴德的头衔包括北京市革委会主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军区政治委员等。自1973年8月开始,吴德跻身中央政治局,成为政治局委员。1975年1月、1978年3月相继当选为第四届、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78年5月至1980年4月任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

与华国锋、汪东兴、纪登奎、陈锡联几乎同时,1980年,吴德辞去职务,淡出政坛。

1995年11月29日,吴德在北京离世,《人民日报》在报道其遗体火化时,并没有提到有领导人前去送别。时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吴德去世后以不同方式对吴德同志的逝世表示哀悼,对他的亲属表示慰问。

陈永贵:

华国锋低调参加遗体告别

与华国锋、汪东兴、陈锡联、纪登奎、吴德类似,陈永贵也是在文革期间得到晋升的人。

陈永贵本是农民,他的名字与大寨紧紧联系。他曾经任大寨村支部书记、大寨农业生产合作社主任。后来,大寨生产合作社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和毛泽东、周恩来的赞扬和表彰,毛泽东曾经发出“农业学大寨”的号召,陈永贵本人也被评为全国农业劳动模范。1967年,陈永贵出任山西省革委会副主任,而在1969年中共九大,陈永贵当选为中央委员。陈永贵一步一步走在权力的上升之路,1973年成为政治局委员,两年后成为副总理,又过了两年再次当选为政治局委员,1978年再次被任命为副总理。仅仅过了两年,随着汪东兴、纪登奎、吴德、陈锡联均辞去职务,陈永贵也申请辞去了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从1983年开始成为北京市东郊农场顾问。

晚年,陈永贵患了肺癌,因为报刊上批判蒯大富的文章,陈永贵曾感叹:“唉,我死了,还不像蒯大富那样给我说个乱七八糟哩?”他想死在大寨,但没有成行,最终于1986年病逝北京。随后,陈永贵家人接到了一个电话,询问有没有领导人参加遗体告别,如果有,他就不去了。

后来在八宝山,电话那头的人终于出现。这个从一辆高级轿车下来的,带着变色眼镜的人正是华国锋。

1979年陈云定调:汪东兴当领导 全党都不答应

1955年,汪东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此前他既没有显赫的军功,也没有出奇的战绩,有的只是在公安、警保战线上小心翼翼的努力。他作为罗瑞卿的副手,直接掌管中南海内部的警卫,对毛泽东的起居、出行负有极大的责任,他除了在1958年一度被下放江西担任主管内务的副省长以外,再也没有离开过中央警卫岗位,他除了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警卫局党委第一书记之外,还是北京卫戍区三人核心小组负责人、中央军委警卫局负责人,十一大上更是成为华国锋之下炙手可热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

毛泽东对汪东兴的评价是:“他是一直要跟我走的,别人我用起来不放心,东兴在我的身边,我习惯了,人还是旧的好一点,他的长处是心细,缺点是理论水平差、不喜欢动脑子。但是,不要小看了厚重少文,汉朝的周勃可是立了大功的。”

林彪几次拉拢汪东兴、江青几次打击汪东兴都没有最后得逞,毛泽东的话是很说明了一些他和汪东兴的关系的。

汪东兴在庐山妄言设立国家主席,除了感于林彪对自己的不吝提拔和许诺之外,还有就是出于一个警卫人员的“护主”心态,而后者似乎更加纯粹一些,所以,毛泽东对汪东兴在九届二中全会上的表现是“一批二保”,目的主要是保,汪东兴的错误除了周恩来、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许世友等少数人知道以外,其他的都很泛泛。一旦毛泽东把对手确立之后,汪东兴总是毫不迟疑地站在毛泽东的一边。

汪东兴因为长年担任专案组负责人,中央一专、二专的档案都交由他来管理,所以,他经常代表毛泽东“看望”、“关照”被整的老干部、老军人,而无一例外的是被看望、被关照者对他都缺乏良好的印象。

叶剑英被疏散到湖南时,汪东兴一个电话赶跑了叶剑英,搞的叶剑英老泪纵横,然而,为了擒获“四人帮”,叶剑英主动联合汪东兴,并且在后来扩大了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给汪东兴说话,但是,汪东兴自恃有华国锋撑腰,以至于继续怠慢这位德高望重的参座,最后终于自己吞下了苦果。

量变终于发展到质变,1979年中央政治局召开帮助汪东兴等同志的组织生活会上,众位领导可谓是万炮齐轰汪东兴,陈云撇开缄默多年的习惯,第一个为汪东兴定了调子:“东兴同志已经是走在了革命的后面,他不但不能为继续改造我们的党、发展我们的国家、修正以往错误的政策提供好的建议,反而,这样的同志继续在党中央的领导岗位上,显然是不合适的,全党同志也是不会答应的。”

会后形成的决议称:“汪东兴等同志已经在新的历史时期犯有重要的错误,他们继续担任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显然是不适合的,也是不允许的,鉴于他们以往曾经做过一些对党和人民有益的事情,中央决定对他们的问题处理不扩大化。”

1976年的怀仁堂事变如果没有汪东兴的全力配合,华国锋、叶剑英是无法解决“四人帮”的,叶剑英此前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对警卫人员做了专门的交代,甚至做好了再次被打倒的准备。可以说,汪东兴在关键时刻,不论是出自公心也好,私心也罢,客观上为铲除“四人帮”、开创中国新局面做了一定的贡献,这是历史事实,也是不容抹杀的,汪东兴继续保留了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和两届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的公开职务,按照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待遇离休,也算是对他的功劳的基本肯定。

相关图文

精选历史军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