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复兴军事网 > 社会百态 > “西方缺失”?本质是“西方归位”

“西方缺失”?本质是“西方归位”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2-18 08:38:01 人气:1 栏目:社会百态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田飞龙】

欧洲主办的慕尼黑安全会议近日召开,列强云集,唇枪舌剑,纵论世界秩序的原理、挑战和趋势。会议的主题是“西方缺失”,这是比美国更加诚实的欧洲人的思考和焦虑,是一种现实主义和对话主义的国际关系思维。

相比美国对全球霸权的依赖和留恋,刚刚经历英国脱欧的欧洲更加从容和超脱,对世界体系的实力变迁与秩序更替有着更好的心理适应性。“西方缺失”是一个显著的国际政治事实,对这一事实的不同理解和应对,构成了当代国际关系与国际法斗争的基本格局。

西方何以缺失?西方怎么办?这也许是会议主办方最关心的问题。欧洲清晰地判断出中国崛起、俄罗斯复兴以及西方在国际事务中影响力的严重衰退,甚至西方民主秩序内部的盟友关系、国内经济民主秩序、保守主义与右翼化问题、难民与身份认同问题、恐怖主义与安全秩序问题等,都严重挑战和削弱着西方的制度公信力。当西方精心构筑的国际法律秩序和国内民主秩序无法有效提供安全、自由和繁荣时,“西方缺失”就是一个无可回避的政治现实。

“西方缺失”?本质是“西方归位”

“西方缺失”,本质是美国缺失

问题进一步延伸,所谓“西方缺失”,本质是美国缺失。因为二战之后的国际主流秩序是美国创建的,美军美元、美国高科技、美国盟友体系及美国掌控的国际法秩序,成为全球化赖以维系和扩展的关键性基础。是美国的全球存在保护了西方核心价值观的主导地位及西方资本集团的全球盈利体系,也提供了所有西方人从全球化体系中获益的基本经济与文化优势。这是一套精致的“西方金融帝国主义”,至今仍然构成国际秩序的基本面。

然而,从西方历史经验尤其是罗马经验来看,帝国秩序的繁荣之中必然隐藏着衰退、收缩、崩解与重构的因子。美国精英们不能仅仅限于拜读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而以“修昔底德陷阱”自限,更应当开阔视野精读孟德斯鸠的《罗马盛衰原因论》,以深切理解作为“新罗马”之美国的内外张力、病理与处方。

这是因为帝国治理是成本消耗型治理,其长久维系取决于帝国本身的技术与制度创新力,以及帝国和依附性团体之间的价值与利益分享能力。美国就像曾经的早期罗马帝国一样,成功主导和协调了盟友体系及非盟友的发展中国家体系,一度产生了“历史终结”的帝国幻象。在“条条大路通罗马”的帝国极端繁盛期,帝国政治家和帝国知识分子也曾产生过“盛世”幻觉和“历史终结”式的乐观主义。

然而,罗马帝国很快陷入内忧外患之中:内有东西罗马分治与基督教会的结构性分裂,沿着“罗马—日耳曼”和“希腊—斯拉夫”两条文明轴线长期演化对峙,冲突频仍;外有新波斯帝国、日耳曼蛮族王国、匈奴游牧帝国以及伊斯兰帝国的持续挑战。在这些内外挑战中,帝国精英的自负、怯懦、腐化与责任衰退,亦构成罗马崩解的重要精神因素。

比照罗马,今日之“西方缺失”的世界历史经验同样造成了美国的战略恐惧和不自信特朗普主义的美国优先以及对世界秩序既有价值的持续侵蚀,是作为帝国之美国的自我责任卸载与权力巩固。美国在全球化中的“逆全球化”和民主秩序中的“民粹化”是西方缺失的最主要标志。

欧洲“出走”

对欧洲而言,二战后的国际法秩序是和平但不够公正的。在西方体系内部,欧美分享相同的民主价值观和国际法秩序红利,欧洲也基本上长期配合了美国的全球安全与战略布局。

然而,相同价值观并不保证相同利益,历史上的希腊不是,罗马不是,今日欧美也不是。

美国借助二战过程对欧洲的援助和解放经验,以及在欧洲对抗苏联的冷战秩序,成功建立了对欧洲世界的一种“反向殖民”秩序结构,在安全、经济、外交与国际秩序上取得了对欧洲的代表权。

美国与欧洲的关系,就像罗马将被征服者在法律上确定为“同盟者”一样,并非平等关系,而是一种体系内的主从关系。欧洲国家的地位和利益保障当然严格优越于其他非西方地区的国家,然而一旦美国利益受到触动,欧洲利益也是可牺牲的选项。

对此,欧洲内部的主要政治代表国家反应不一。德国作为二战最大战败国在美国占领和指导下重建,对美国秩序的依赖更深,对美国价值的质疑和对抗意愿更弱。但法国同样作为二战战胜国及欧共体早期主要创建国,对欧洲依附于美国的“隐性殖民”关系性质,持有强烈的质疑与反抗立场。

二战后早期的戴高乐主义寻求独立自主的军事与外交政策,包括与中国外交关系的早期突破。有戴高乐主义遗风的马克龙总统上台以来多次提出了欧洲的军事与能源主权问题,谋求欧盟制度改革以增强欧洲自身的国际地位与独立自主性。

欧洲尤其是法国企业长期深受美国“长臂管辖”法律的非法侵害和制裁,欧盟阻断法案就是法国力推的立法结果,而法国企业高管皮耶鲁齐的《美国陷阱》以及政治学者拉伊迪的《隐秘战争》,则分别从自身维权个案及国际法律秩序层面,对美国“统治”欧洲的制度秘密加以解码和批判。

与非西方国家对美国帝国主义与霸权主义的传统批判相比,来自欧洲内部的反思与批判更加切中要害,也更有力量。欧洲主办“西方缺失”的安全峰会,是自身切肤之痛的反映,也是欧洲寻求多边力量以改革国际不公正秩序的理性实践。

马克龙近期甚至提出“接纳”俄罗斯以平衡对冲美国的支配和影响力,显示了欧洲内部在地缘政治与国际秩序上的大胆想象力,但这一进程刺激和影响多方利益,推进不易。俄欧整合是欧洲主义更大的挑战和命题,对美国建立的欧美联盟秩序以及中国的“一带一路”秩序均有强有力的战略冲击,同时俄欧内部矛盾分歧也不是短期内可以简单和解与处理的。

但马克龙的提议展现了欧洲集体安全政治的一个新的思考方向,就是超越二战后既定的冷战及后冷战秩序,从“西方缺失”的现实与欧洲自身的利益出发,理性思考自主性的欧洲地缘政治与国际秩序突破和重构之路径。

相关图文

精选社会百态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