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复兴军事网 > 社会百态 > 北约,古来稀

北约,古来稀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7 08:34:11 人气:1 栏目:社会百态

·齐鲁壹点记者 赵恩霆

敌我矛盾

北约是冷战时代的产物。1946年3月,时任英国首相丘吉尔访美期间发表著名的“铁幕演说”,“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幅贯穿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拉下”。随后,冷战开始了。

1949年8月正式成立的军事组织北约,与政治领域主张干涉主义的“杜鲁门主义”、经济领域援助西欧重建的“马歇尔计划”一道,成为美国杜鲁门政府遏制苏联、称霸世界的三大支柱。

最初,签署《北大西洋公约》的只有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意大利、葡萄牙、丹麦、挪威和冰岛等国。在上世纪50年代,北约经历了两次扩员,分别是1952年吸纳巴尔干半岛的希腊和地跨欧亚两洲的土耳其,以及1955年吸纳联邦德国。1982年,西班牙加入北约。

冷战结束后,前华约成员国等中东欧国家便成为北约的潜在发展对象。从1992年起,波兰等一些东欧国家开始申请加入北约。1994年,北约进而与中东欧国家和俄罗斯建立“和平伙伴关系”计划。

但北约和一些中东欧国家并不满足于所谓“伙伴”。于是,北约在1996年公布了《东扩计划研究报告》。这为日后北约与俄罗斯关系恶化并走向严重对立埋下了伏笔。

此后的20年里,北约先后进行了四次东扩:1999年,波兰、捷克和匈牙利正式成为北约成员;2004年,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正式入伙,一举将北约成员国数量从19个扩大至26个;2009年,克罗地亚和阿尔巴尼亚正式加入;2017年,黑山正式加入,至此北约成员国数量增至29个。

新加入的这些国家都在当年“铁幕”东边,波罗的海三国、广大中东欧和巴尔干地区,几乎被北约尽收囊中。北约步步东扩,直接导致俄罗斯在面向西方的战略缓冲地带被严重压缩。

在巴尔干地区,塞尔维亚成为俄罗斯与北约较量的战场,双方曾在1999年北约空袭前南斯拉夫时过过招。若干年后,唯一在人口幅员和实力上可供争取的乌克兰,成为俄罗斯与北约在东欧的争夺对象,2014年爆发的乌克兰危机将俄罗斯与北约的对抗进一步加剧,前者向西部方向大量部署兵力和战略威慑力量,后者则通过频繁与波罗的海三国和东欧国家展开联合军演和兵力轮驻来加强军事同盟关系,美国更是借机在罗马尼亚、波兰部署反导系统,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达到冷战结束以来前所未有的高度。

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公开对抗俄罗斯这个敌人了,当时65岁的北约迎来“事业第二春”,找回了自身存在的价值,可以理所当然地增加军费、加强军备和四处用兵了。

内部矛盾

如果剧本按照5年前那样发展下去,俄罗斯没准儿就成就了一个更加强大的北约。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谁也没料到特朗普在2016年11月当选美国总统,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位主张“美国优先”的特立独行的总统,竟然有点瞧不起北约。

2017年1月,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前几天,特朗普在接受英国《泰晤士报》和德国《画报》采访时说,“我很早之前就说过,北约存在一些问题。第一,这是一个过时的组织,因为它是在许多年前组建的。第二,成员国支付的资金没有达到它们应当支付的比例。只有5个国家交够了钱,5个而已!”

作为美国新任总统,居然在上任前夕如此抨击一个美国一手创建并主导的军事组织,而且他此前曾不止一次这么说过,可以想象“北约过时论”造成的冲击。但实际上,特朗普此番言论的重点并非“过时”,而是“催费”。

上台三个月后,特朗普就收回了“北约过时论”,但直到现在他和他的政府要员仍不放过任何一个敦促北约盟国增加防务开支,以达到北约规定的军费占GDP比重不低于2%的标准。

虽然“北约过时论”在特朗普这里翻篇儿,但美国的那些欧洲盟友却记在心里,特别是法国和德国这两个欧盟“主心骨”。2017年9月,上台不到半年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便着手推动欧洲防务独立于合作,并提出“欧洲干预倡议”。

2018年11月,在法国举办的一战结束百年纪念活动上,马克龙再次提出欧洲要建立“欧洲军”,自己的防务自己做主。对此,特朗普极为愤怒,抨击这是对美国的侮辱。不过,当时已有法国、德国、比利时、英国、丹麦、荷兰、爱沙尼亚、西班牙、葡萄牙和芬兰10个国家签署了倡议。

马克龙对当前美国主导的北约十分不满,11月7日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登的专访中,他直言“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成员国之间缺乏战略沟通协调,他警告欧洲国家,“美国正抛弃我们,欧洲需要掌控自己的命运”。

毫无疑问,马克龙遭到美国、德国等各国和北约的齐声回怼,德国外长马斯说得最重:法国你不要破坏北约团结。可是,事与愿违,北约的团结近年来一次又一次地被破坏着。

特朗普没完没了地向盟国催交“保护费”,不顾欧洲安全利益而执意退出《中导条约》以及退出伊核协议,不管不顾欧盟盟友这一点还被特朗普进一步延伸到了贸易领域,法德等欧盟国家也成了关税大棒的目标。

土耳其2015年11月突然在叙利亚击落俄罗斯战机,令其他北约盟国惊出一身冷汗,差点被土耳其绑架、卷入与俄罗斯的军事摩擦。如今,土耳其与美国又在俄制S-400系统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问题上闹翻,美国则不顾欧洲盟国反对两次要从叙利亚撤军。

就算塑造了俄罗斯这个“外敌”,仍难以掩盖北约内部日益增加的矛盾和扩大的裂痕。即便北约尚不至于“脑死亡”,至少是“病了”。

七十之后

在这种前所未有的不和谐之下,12月3日至4日,北约成立70周年纪念峰会将在英国伦敦举行。正因如此,马克龙抛出“北约脑死亡说”才引起轩然大波,其他各国的反应也更备受关注。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德国总理默克尔等人的表态,无外乎“北约依然牢固”“北约不可或缺”“北约最为重要”这类的说法。值得注意的是,即将与下月走马上任的欧盟委员会首位女掌门、德国前国防部长冯德莱恩虽然不认同马克龙的说法,认为北约“一直表现优异”,但她也赞同马克龙关于欧洲必须加强维护自身安全能力的观点。

说白了,马克龙此前提出的建设“欧洲军”的设想依然符合欧盟防务发展的方向。11月12日,欧盟防长会议批准了13个联合防务项目,包括无人反潜系统和开设全新医疗培训中心等。至此,欧盟“永久结构性合作”联合防务机制已批准47个项目。

这个“永久结构性合作”联合防务机制在2017年启动,旨在促进各成员国就防务事务联手协作,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而参与联合防务机制的25个欧盟成员国迄今没有就美国和忙于“脱欧”的英国等第三方参与项目所需满足条件达成一致。

虽然欧洲着手推动防务独立,但在短期乃至中期内,欧盟在这方面仍然无法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已经待在美国“保护伞”之下70年的欧洲,想要防务独立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

更何况,欧洲想防务独立,美国也不会说放手就放手的。看看马克龙抛出“欧洲军”设想之后特朗普的反应就知道了,美国担心欧洲搞“欧洲军”会削弱北约,后者在过去70年里一直是美国控制欧洲的重要工具。

而且,时至今日,特朗普政府运用北约影响欧洲的目的,已不止于控制,还试图通过欧洲盟国承担更多开支,减轻美国的负担,同时还要军事、经贸和政治多管齐下,试图拉拢和敲打两手分化欧洲,以便在“美国优先”的前提下以更小成本更好地控制欧洲。

唯一给马克龙“北约脑死亡说”点赞的是俄罗斯,马克龙近年来对俄外交也显示出理性和现实的一面,即与俄罗斯合作对欧洲有利,不局限于能源领域,在伊核、叙利亚、乌克兰等问题上,俄罗斯都是绕不开的对话者。

对北约来说,亦是如此。弥合内部分歧和矛盾是一道坎,如何看待和对待俄罗斯是另一道坎,美国白宫未来是否会易主则算是个变量。

70年前,一个跨大西洋的军事联盟组织横空出世,它便是北约。彼时,冷战大幕徐徐拉开,它的敌人是强大的苏联,以及后来以苏联为首的华约组织。40余年后,苏联解体、华约解散,北约一下子没了对手。

但它并没有停下脚步,将继承苏联衣钵的俄罗斯视为新的目标,通过不断东扩来一点点蚕食和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缓冲空间。这种竞争关系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进一步加剧,北约似乎迎来了“第二春”。

北约自己也在变,变得内部矛盾重重。法国总统马克龙一句“北约已经‘脑死亡’”,将北约的问题再度公之于众。下月初,北约成立70周年纪念峰会将在伦敦举行,古稀之年的北约又走到了一个分岔路口。

相关图文

精选社会百态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