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复兴军事网 > 社会百态 > 拉美地区,从左右拉锯到左右不通

拉美地区,从左右拉锯到左右不通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7 08:34:11 人气:1 栏目:社会百态

·齐鲁壹点记者 赵恩霆

这几天,南美国家玻利维亚政局剧烈震荡、瞬息万变,震动了整个拉美地区。这次事件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拉美政治已经深陷分裂,左右两大阵营泾渭分明。

11月10日,玻利维亚时任总统莫拉莱斯宣布辞职,并于12日抵达墨西哥开始政治避难。参议院第二副议长、反对派女议员阿涅斯出任该国临时总统,并已获得美国、俄罗斯等国的承认。但玻利维亚国内局势并未就此好转,混乱和暴力局面反而进一步加剧。

莫拉莱斯2005年上台、2009年和2014年成功连任,堪称拉美左翼阵营首批标志性人物中坚持最久的一位。他任内在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大力改革,过去14年来,玻利维亚经济年均增速5%,名列南美前茅,其政绩可圈可点,但这并未成为他应对政治和社会动荡的救命稻草。反过来,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表面上看是军方在关键时刻放弃对他的支持,实则是玻利维亚国内政治的分裂和极化。

分裂的不只是玻利维亚,还有整个拉美地区。玻利维亚“变天”后,拉美主要国家立即选边站队。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等其他由左翼政府领导的拉美国家、下月即将上任的阿根廷左翼当选总统费尔南德斯以及前不久刚刚出狱的巴西前总统卢拉,都宣称玻利维亚发生了“政变”,并予以强烈谴责。但是,哥伦比亚、巴西等国右翼政府则强调玻利维亚应尽早恢复秩序、保证权力平稳过渡,秘鲁呼吁玻利维亚恢复“和平”,同样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智利则呼吁迅速、和平地解决问题。

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还延伸到了随后墨西哥发起的、阿根廷当选总统费尔南德斯居中协调的营救莫拉莱斯的行动中。这两个出力最多的国家,恰恰是当前拉美两个由左翼执政或即将执政的大国,相比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墨西哥和阿根廷的能量更大。恰恰是二者联手,才确保了莫拉莱斯的政治避难之旅虽然曲折但最终成功。

近一段时间以来,左翼的洛佩斯执掌墨西哥,马杜罗治下的委内瑞拉扛住了内外夹击,阿根廷的费尔南德斯和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搭档强势赢得大选,入狱500多天的巴西前总统卢拉近期出狱,这些都被认为是拉美左翼在经过四五年的蛰伏期之后东山再起。而此时莫拉莱斯下台,无疑是对拉美左翼阵营的一个重大打击。

相比之下,拉美右翼阵营也不太平。卢拉的出狱让巴西右翼的博索纳罗政府有些心慌;被视为南美“稳定之锚”和发展典范的智利陷入剧烈的社会动荡,右翼的皮涅拉政府推出20多条改革措施仍无济于事。

左翼虽先输一招,但右翼也未有明显优势,拉美政治似乎正陷入左右拉锯甚至是左右不通之中。无论是左翼执政,比如莫拉莱斯之于玻利维亚,还是右翼掌权,比如皮涅拉之于智利,尽管两个国家经济社会取得长足发展或保持高水准,但都没能绕开社会动荡这个“暗礁”,前者“触礁”出走他国,后者被迫取消举办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联合国气候大会,国际形象大打折扣。显然,无论是左翼阵营强调的加强政府干预,还是右翼阵营奉行的自由经济政策,都遇到了重大挑战

左翼政权占主流时期,拉美多国得益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处于高位,这些国家以原油、矿产和农产品等大宗初级商品出口,为国内经济和社会改革换来了强有力的资金保障。但2014年下半年以来,以油价为代表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严重打击了拉美多国经济,进而波及政坛稳定,发生左右权力更迭。

但从一个极端走回另一个极端的自由经济政策,也非一剂良药,阿根廷右翼的马克里政府去年以来遭遇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又一次濒临债务违约边缘,为此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史无前例的570亿美元贷款协议,代价是推行紧缩的财政政策,福利缩水的同时物价上涨,进而触发民众不满,为社会动荡埋下伏笔。阿根廷左翼即将重新掌权,便是在这一背景下实现的。

当左右拉锯蜕变为左右不通时,外部势力或明或暗地插手,就会进一步加剧政治生态演变的烈度。此次玻利维亚“变天”,美国就被多国指责为幕后黑手。毕竟,莫拉莱斯当政期间,就被视为拉美反美的标志性人物之一,玻利维亚与美国不睦已久。如今,扳倒了莫拉莱斯,自然符合美国改造自家“后院”的战略目的。

相关图文

精选社会百态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