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复兴军事网 > 社会百态 > 为妻子写本书,找回她10年的记忆

为妻子写本书,找回她10年的记忆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7 08:34:10 人气:2 栏目:社会百态

为妻子写本书,找回她10年的记忆

卡莫瑞、史蒂夫和他们的儿子加文。

七年前,卡莫瑞·库尔托在生孩子时遭遇严重子痫,她被救了回来,却失去了记忆。卡莫瑞的丈夫史蒂夫决定为妻子写本书,书名叫作《但我知道我爱你》,记录了他们从相识、相恋到结婚生子的点点滴滴,都是卡莫瑞亲身经历却又不幸遗失的故事。

·齐鲁壹点

记者 王晓莹 编译

生子时遭遇脑损伤

《但我知道我爱你》这本书在上个月出版,日期选在了史蒂夫和卡莫瑞结婚四周年纪念日那天。从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到婚礼,再到儿子出生,史蒂夫把一切细节都记录在了书里。

卡莫瑞说,她很喜欢读这本书,“那都是我们经历过的回忆,是我遗失的记忆。但读书时我百感交集,看到了我们经历过的一切,但我脑海中全然没有它们。”

从初识到如今,36岁的史蒂夫和31岁的卡莫瑞已经携手走过十个年头。七年前怀孕时,卡莫瑞一切正常,但最后三个月,她开始频繁呕吐。怀孕33周时,卡莫瑞忽然出现了喉咙肿胀和呼吸困难,被火速送往医院。

刚抵达急诊室,她就出现了严重的癫痫,医生马上为她进行了剖腹产手术,接生出体重只有约3.6斤的儿子加文。由于早产,加文被送往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卡莫瑞则又遭遇了子痫和脑中风,导致她失去了所有记忆,短时记忆也受到影响。美国密歇根州银河大脑治疗中心的治疗师史密斯表示,卡莫瑞的症状非常罕见。

躺在病床上,卡莫瑞浑身插满了管子,在她醒来前,医生和史蒂夫都不知道她失忆到了什么程度。“当她从昏迷中醒过来后,我们发现不对劲。”史蒂夫说,“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刚生过孩子。她不认得我,也不认得她父母。”

连穿衣刷牙都忘了

卡莫瑞在医院住了30天,儿子加文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待了36天,史蒂夫几乎住在了医院,在妻子和儿子之间两头跑。“医生们认为孩子出生后要多与母亲亲近,但她没法过去,都是我照顾加文。”

卡莫瑞出院后,情况并没有好转,完全失忆的她仿佛成了家里的另一个“新生儿”。“她问,‘我们在哪?’我告诉她,我们在医院,来看加文。”史蒂夫说,“她又问,‘加文是谁?’我当时只盼着一切快点好起来。”

出院后的第一个月,卡莫瑞住在她父母家里,史蒂夫自己在家带加文。卡莫瑞的身体慢慢好起来,但她连基本的生活技能都忘记了,不会穿衣服、不会刷牙,什么都不记得了。

有一天,史蒂夫去卡莫瑞父母家看妻子,他们坐在沙发上,卡莫瑞对他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我爱你。”这句话让史蒂夫萌生了写书的想法,“我一直记得这句话。”“但我知道我爱你”成了那本书的书名。

“卡莫瑞让我变成了更好的人,这就是我爱她的地方。尽管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但我从没放弃希望,我相信我们会重新捡起以前的一切,我们会为此而努力。”

遭遇脑损伤两年后,卡莫瑞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失忆了,但知道失忆这个事实让她更加痛苦。“记忆承载了我们的一切,可很多人却将它视作理所当然,这也是我分享卡莫瑞故事的一个原因。”史蒂夫说。

重新成为自己和母亲

五年前,卡莫瑞开始与治疗师史密斯合作,治疗失忆症。在史密斯和丈夫史蒂夫的帮助下,卡莫瑞重新学会做饭、给孩子换尿片、穿衣服等生活技能。史密斯说:“我第一次见她时,她虽然坐在那里,但只是个空壳。现在,她找回了性格,重新成为加文的妈妈,这让我们很高兴。”

为了克服失忆症,卡莫瑞还自己研究出一些小技巧:把事情写下来,或重复做同一件事,直到把它们变成机械记忆。她和史蒂夫的手机上有一个共享日历,这样她就能知道每天家里要做什么。她如今也知道史蒂夫和加文是谁,正是他们让她活了下来。

“有丈夫和儿子相伴,我能克服重重困难。”卡莫瑞说,“每次看到他们,我都会发自真心地笑。家庭的爱是最重要的,他们的爱陪我度过一天又一天。”她和加文建立起一种“奇妙的”母子关系,史蒂夫说,加文很懂事,他知道也能理解妈妈的记忆和别人不一样。

随着卡莫瑞病情有所好转,史蒂夫会放手让妻子单独做些小事,“比如去看亲子足球赛,对她而言,这些小事就是大事。”

尽管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卡莫瑞依然遭受着痛苦。癫痫仍时常发作,需要服用药物加以控制,但药物在控制病情的同时还会影响她的记忆。史密斯表示,正因如此,很难判断卡莫瑞已恢复了多少记忆,现阶段的治疗重点是帮她重建信心。“她告诉我,别的妈妈经常谈起孩子什么时候迈出第一步、什么时候第一次喊妈妈,但这些她都记不得。我们就通过角色扮演,一遍又一遍地练习。”

卡莫瑞最喜欢的一首歌叫《一切都会好起来》,每天听好几遍,歌词就是她的座右铭。“不管事情现在有多难,未来有多难,你都要给自己希望,坚持下去,过好每一天。”她说,“我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然后朝着那个方向努力。”

相关图文

精选社会百态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