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复兴军事网 > 军事快讯 > 两大盟友向中俄申请入群,美国坐不住了

两大盟友向中俄申请入群,美国坐不住了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3 00:15:37 人气:7 栏目:军事快讯

苏联和华约解体后,两极格局结束。随着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北约不断扩张,国际战略格局失去平衡。为了维护地区和平和促进共同发展,在我国的倡导下,中、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6国共同成立了上海合作组织

随着上合组织在国际舞台上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申请加入。目前上合组织已拥有8个正式会员国和4个观察成员国以及6个对话伙伴国。影响力覆盖东亚、中亚、南亚和西亚附近的高加索地区,并仍有不断扩大的趋势。不仅如此,最近又有2个特殊的国家想要申请加入。那就是位于波斯湾的沙特和地中海东岸的以色列。要知道这两个国家都是美国的铁杆盟友。其中以色列更是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基石。

在防范中俄方面,美国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那么究竟是什么让这2个国家冒着触怒盟主美国的风险申请加入呢?答案其实很简单,就是利益。凭借着互利共赢的理念和开放多元的合作机制,自2001年成立以来,上合组织各成员国的经济社会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各国的合作也不断深化,对中亚及远东地区的战略平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近年来上合组织还极力打击“三股势力”,有效稳定了地区局势的稳定。

上合成员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令以色列和沙特十分心动。尤其是我国正在推行“一带一路”战略,以色列和沙特也想搭上中国经济的快车。另外在安全领域,两国也深受“三股势力”的威胁,而上合组织在这一方面颇有经验和成效。2国想加入是理所当然。更为关键的是,与北约和华约这样为美苏争霸服务的国际组织不同,上合致力于在尊重各国领土主权和文化、互不干涉内政以及尊重国际秩序的基础上,通过集体协商和沟通对地区局势产生影响。这个美国和北约存在着最天然的区别。

中东和西亚地区长期是大国的角力场,更是美国经济和军事霸权的战略支点。很多国家都对其推行强权政治失望透顶,上合组织作为一种全新的国际关系模式,对这些饱受强权支配和欺凌的国家来说自然有着极大的吸引力。随着沙特和以色列这样的盟友都申请加入,美国更坐不住了。由于害怕中俄影响力不断扩大,也提交申请“入群”。

不过上合也不是想加就能加入的。申请国家首先得成为观察员国。在相当长一段考察期内,观察员国必须尊重国际秩序、尊重各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及文化以及不干涉他国的内政。毫无疑问,美国一条都无法做到,因此入群基本是奢望。而以色列作为地区霸权主义国家,对外军事行动也是家常便饭,入群的前景堪忧。

巴黎时间11月7日,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刚结束访华之旅后,欧洲着名新闻周刊《经济学人》公布了一段意味深长的采访。

采访中,马克龙毫不客气的指出:

世界上最大的军事同盟集团——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正在经历脑死亡!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

我们目前正在经历北约脑死亡,美国和北约盟国之间,在战略决策上毫无任何方式协调合作,完全没有!

而另外一个盟国土耳其,却在攸关我们利益的地区,采取未经协调的侵略行动!

何为脑死亡?

医学界的定义为:全脑功能包括脑干功能不可逆终止,通常是生物失去生命或即将失去生命的象征。

马克龙的潜台词非常清楚,北约已经名存实亡。

对于美国而言,北约是维持全球地缘政治霸权的重要工具,至少在以西欧为主的西部棋局上,它是一个不容有失的战略级棋子。若北约进一步解体,将意味着美国会失去二战以来在大西洋及欧洲的所有成果,其霸权也将彻底退回北美地区。

无独有偶,在8月27日举行的G7峰会上,马克龙警告称:

由于西方在过去几个世纪的失误,我们正经历西方领导权的终结。欧洲需要重新定位,而法国将作为一个“平衡者”,出现在俄罗斯和它的竞争对手之间,在美国和伊朗之间,在“富国”和“穷国”之间。

毋庸置疑,在世界正经历着一场二战结束以来最大最深刻的变化之际,马克龙频繁发表的“欧洲再定位论”,无疑向世界宣告了欧罗巴版门罗主义的到来:

-----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

权力洗牌时代,欧洲不愿错过盛宴

今年以来,马克龙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一个观点:

欧洲正站在“悬崖边上”,首先需要做的是,要从战略上把自己视为地缘政治大国;否则,欧洲将“不再掌握自己的命运”。

欧洲需要独立!

不止是为了自身安全,更是不想错过即将到来的世界权力重新洗牌的盛宴。

2019年2月15日至17日,第55届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在巴伐利亚举行。作为与香格里拉峰会齐名的国际防务会议,本届大会议题充分展示出东道主欧洲的战略意图——全球拼图:谁来拼凑碎片?

单从字面上来看,能读出两点信息:

第一,世界本来是一个整体的图画,现在被撕成碎片,暗指世界格局已被打乱。

第二,谁来拼凑碎片,即谁愿意搭建新的国际秩序?

不论由谁来做新秩序的主导者,历史经验表明,从旧秩序到新秩序的权力交替阶段,往往是各大势力重新分配权力的阶段。在慕尼黑峰会上摆出这样的议题,欧洲明显是想告诉世界:

------布鲁塞尔愿意做碎片拼凑者,至少是其中之一!

但我们也知道,欧洲的国际权力长期被美国所操控,它想要在世界舞台上以一个强有力的利益分配者的姿态出现,其前提必然是摆脱美国。

如何摆脱?

还记得毛主席那句名言吗: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一个独立国家的政治权力大概由组成:军事主权、财政主权。延伸到近现代后以后,又开始融入外交主权的因素。

其中,军事主权的影响最为重要。

在人类漫长的发展时间线内,集团或组织的运转制度,都是军事-财政的二元制:统治阶层用军队掠夺财富,如土地、粮食、人丁,再反馈到财政上以维持集团(国家)的正常运转。

虽然当今的政治文明相比之前已进步许多,但军事主权存在的武力威慑,依旧是保障国家各种政治权益的基本要素。

没有军事主权或缺乏军事主权的国家是什么样子?

日本

名义上是世界第三大经济强国,但由于美国通过安保条约对日本军事主权的架空,日本实际上是美国的经济殖民地。

有鉴于此,西方对军事主权有一个很重要的定位:

不论在任何时期以及任何环境下,军事主权所体现的力量,对秩序的建设都存在着决定性作用!

美国也是这么做的。

因为北约的存在,欧洲本土的防务体系除了法国,长期处于架空状态。

英国潜射核导弹的发射权在五角大楼手里;德国空军能正常作战的飞机不到一个中队;波兰多国甚至愿意将大部分军事指挥权拱手相让。

没有枪杆子,你对美国说话能硬气吗?

正如马克龙在采访中的暗示,欧洲需要进行重大战略调整,第一步将从重获“军事主权”开始。但事实上这一步已经开始了…

2019年1月22日,在查理大帝诞生地德国亚琛市,欧洲迎来了历史性的一刻

------随着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完成《德国和法国关于合作和一体化的条约》(《亚琛条约》)的签署,法德同盟轴心再次升级。

不同于之前的条约,亚琛条约有两层战略意义。

历史意义:56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63年的1月22日,法国总统戴高乐与德国总理阿登纳签署《爱丽舍宫条约》,该条约标志着德法两国全面和解,并携手推进欧洲一体化。

条约生效的第一年,法国旋即宣布退出北约。如今德法两国选择在同一天签署条约,德法联手整合欧洲的坚定决心一览无余。

现实意义:德法两国签署协议后,默克尔表示:

根据该协议的第2章,德国和法国在主权领土遭到武装侵犯时应提供所有援助,包括军事援助,新协议旨在为成立欧洲军作出贡献。

也就是说,亚琛条约最大的意义,是建立一支独立于北约之外的欧洲军。

而北约本质上是一个基于欧洲防务体系的军事同盟组织,若欧洲组建独立的军队,北约该何去何从?

这也就意味着美国将失去控制欧洲最大的筹码!

因此美国非常恼怒,特朗普甚至还在推特上对法国进行国格侮辱:

马克龙提议建立一支欧洲自己的军队去对抗美国、中国和俄罗斯。可一战和二战都是德国人挑起的。而法国人的结果呢?当我们美国赶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在学德语了,所以赶紧给北约充钱!

不论如何,法国已经坚定的迈出了第一步。

戎评现在有一种感觉,在不远的将来,马克龙很有可能会效仿当年的戴高乐将军,宣布退出北约。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将宣告北约的覆灭以及美国在欧洲霸权的崩塌…

大势所趋:联中联俄,驱逐美帝

2019年11月5日,第二届中国进博会在上海开幕。

作为开幕仪式上份量最重的外国嘉宾,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致辞:

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取得举世瞩目成就,堪称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成为当代国际秩序的重要转折点之一。

细节很重要,当代国际秩序重要转折点!

纵观所有外宾的致辞,马克龙的发言,是最有战略高度和战略价值的。

他在如此重要的场合给予中国如此高的评价,就等同于法国承认中国在新国际秩序构建中的关键作用,也意味着法国愿意在这个过程中和中国携手。

当然,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

巴黎时间11月5日,中国财政部在法国巴黎成功簿记发行了40亿欧元主权债券。其中,7年期20亿欧元,发行利率为0.197%;12年期10亿欧元,发行利率为0.618%;20年期10亿欧元,发行利率为1.078%。

在两天的时间内,总申购金额超过200亿欧元,是发行金额的5倍,其中57%的资金来自欧洲,43%的资金来自欧洲以外。

这是中国政府15年来首次发行欧元主权债券。

这一举动的战略意义非常重大。

对法国而言: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未来前景不可限量,在法国发行欧元主权债券,有利于巴黎金融中心地位的提高。当然,对于那些兴风作浪的英国势力,未尝不是一种警告。

对中国而言:在英国脱欧后,拥有核武大国与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双重身份的法国,在欧盟内部是当之无愧的领袖。中法关系强化,就是中欧关系强化。

从以上细节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在从旧秩序到新秩序的权力交替阶段,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很愿意与中国一道构建新的国际秩序!

这一合作对象也包括俄罗斯。

马克龙强调:

欧洲把俄罗斯驱逐出去是个严重的战略失误,这使俄罗斯加强了同中国的盟友关系,并使俄恢复了在叙利亚、利比亚和非洲周边的影响力。希望欧洲重新思考与俄罗斯的关系,否则欧洲将会沦为美俄战略博弈的舞台,“永远不会稳定,永远不会安全”

而决定法国选择的驱动力,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

1.法国及欧洲精英阶层的政治利益

当前处于欧洲金字塔最顶端的精英阶层,是属于统欧派,即在欧盟统一过程中诞生的利益集团。

维护欧洲统一,就是维护他们的利益。

但美国现在做的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威胁了他们的核心利益。

2018年7月24日,路透社爆料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前任政治顾问班农已经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组建了一个政治团体。该团体将致力于民粹主义运动,并以搞垮欧盟为最终目标。

事实上,去年在巴黎爆发的黄马甲运动,也与该政治团体有关。或者说,是美国在背后煽风点火。

对于美国政治生态来说,奉行单边主义的特朗普也许会输掉大选。但他能以黑马之势逆袭,本身就说明美国民粹主义的力量正与日俱增,并有希望在未来成长为美国最庞大的政治势力。

那么,按照美国人的传统,他们必然会继续向全球输出民粹。

而民粹主义最大的特点,即反对全球化、反对过多的承担国际责任,这显然与欧盟成立统一国家之目标相反。

正因如此,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欧洲精英阶层与美国民粹势力之间的矛盾,将升级为美欧之间的主要矛盾。其结果则表现为,欧洲在诸多国际性问题上与美国背道而驰。

2.欧洲财团的经济利益

二战以后,诸如大众、宝马、阿尔斯通等欧洲企业之所以能快速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欧洲一体化的成果。

他们的市场基础在欧洲。

如果欧盟不复存在,这些企业虽然未必会完蛋,但市场规模一定会缩小。

3.欧洲传统大国的国家利益

2018年5月4日,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理查德森在诺福克军港宣布将重建第二舰队,以负责美国东海岸和北大西洋防务。

理查德森表示:

世界已重返大国竞争的时代,美国安全环境再次变得困难和复杂起来,因此应恢复第二舰队以应对这些变化,尤其是在北大西洋。

这里的重点是:世界已重返大国竞争时代!

在军事武器瞬时全球化打击的21世纪,大国的定义是什么?

拥有庞大的战略纵深!

拥有充足的劳动力人口!

拥有能随时转换成战备所需的大产业链!

从以上三个核心要素讲,在未来全球政治生态中,只有三个国家拥有大国竞争的资本,即美国、中国、俄罗斯。

显而易见,在没有殖民地加持的情况下,那些工业科技虽然高度发达的欧洲老牌强国,却会因为国土面积狭小、人口稀少、产业链不齐全等诸多原因,而丧失掉逐鹿中原的资格。

统一,是欧盟在大国竞争的时代中,抢占一席之地的最后机会。

中国不会干扰欧洲的统一,但美国一定会:因为西欧大陆上的霸权,是美国全球地缘政治霸权的核心。

还记得大棋局吗?

------基于欧亚大陆对全球地缘政治的重要性,游离于世界岛之外的美国若想建立全球霸权,需要其不断在欧亚大陆上发挥影响力,尤其是作为欧亚大陆两极的东亚与西欧。

而在亚洲国家崛起导致东亚势力此消彼长的情况下,西欧的得失,对美国至关重要!

我们终将看到:

继中国、俄罗斯之后,最后一股世界级力量-欧洲,将在帝国霸权的废墟上,发出一个雄狮苏醒的咆哮!

是曰:美失其鹿,天下群雄共逐之…

以全球化为名

随着美国对国际格局的撕裂,世界不可避免的划分为两大阵营:

以中国为首的自由贸易及全球化阵营;

以美国为首的反自由贸易与逆全球化阵营。

欧洲必然支持中国,因为欧盟统一的进程,实质上全球化进程的一部分。

顺全球化则昌;

逆全球化则亡!

从晚清帝国到大英帝国,他们用王朝的覆灭,一次又一次佐证了这个道理。

在全球化的道路上,中国一定也必然会走下去。

因为命运使然!

因为责任使然!

因为,天下大势使然!

对于中国而言,在坚持全球化的道路上,美国从来不是敌人

我们真正的敌人,是美国背后由金融帝国主义构建的不平等、不自由、不进步的国际秩序。

1949年之前,中国在革命先辈们的领导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如民族资产阶级、爱国青年、小资产阶级、工农阶级,通过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成功战胜了国内外的反动派和帝国主义。

2019年之后,我们需要清楚,在反抗这种不平等、不自由、不进步的国际秩序过程中,依然需要建立广泛的全世界统一战线。所有被这种不合理的国际秩序所剥削压迫的国家、民族、文明,都是我们潜在统一战线的盟友!

这,就是伟大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戎评)

相关图文

精选军事快讯

最新文章